元知公众号
主题 :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7-12-17  

华莱士·史蒂文斯:诗五首

马永波



塔拉普萨的星星
 
星星之间的线条笔直而迅捷。
夜晚不是它们哭喊的摇篮,
哭喊者们,波动着深海的乐句。
线条太过黑暗太过锐利。
 
思想于是获得了单纯性。
没有月亮,在惟一的,镀银的叶片上。
身体不是要被看见的身体
而是一只在深究自己黑色眼睑的眼睛。
 
让这一切成为你的乐趣吧,秘密的猎手,
在海岸线跋涉,它潮湿而不断融合着,
攀登着陆地线,它漫长而松弛,了无生气。
这些线条迅捷并且不分叉地坠落。
 
无论是甜瓜花、露水,还是网
都与这些不同。但你自身与之相似:
一捆灿烂的箭笔直飞行,
飞行且为了自己的快乐而径直坠落
 
它们那锋刃闪亮且冰冷的快乐;
或者,如果不是箭,便是那最敏捷的运动,
将收复年轻的赤裸
以及午夜丧失的热烈。 
 

这个三月的太阳
 
这朝阳太过明亮
让我意识到我已变得多么黑暗,
 
它重新照亮那在最广阔的蓝色中
常常变成金色的万物,成为故我
 
精神转变的一部分。
同样,那从冬天的空气中归来的,
 
像一个幻觉逐渐眩花
一个人的眼角。我们的本质,
 
寒冷是我们的本质而冬天的空气
带来狮群降临的声音。
 
哦!拉比,拉比,保护我的灵魂
以及这真正的黑暗本性的专家。 
  
 
月亮的释义
 
月亮是痛苦与怜悯的母亲。
 
在更加疲倦的十一月的尽头,
当她古老的光线沿着树枝移动,
无力地,缓慢地,依赖着它们;
当耶稣的身体悬挂在一片苍白之中,
近乎于人,而玛丽的身影,
染上白霜,瑟缩在腐烂的
落叶构成的庇护所里;
当越过房屋,一个黄金的幻象
带回上一个季节的和平
将宁静的梦带给黑暗中的沉睡者——
 
月亮是痛苦与怜悯的母亲。 
 

对单调的解剖
 
I
如果我们来自大地,它就是一片
把我们作为万物的一部分来承受的大地
它繁殖我们,它变得不那么贞洁了。
我们的本性就是她的本性。它由此而来,
既然我们凭自己的本性变老,大地
也同样如此。我们与母亲的死亡平行。
她走向秋天的富足,超过了
为我们哭求的风,也比夏末
刺入我们灵魂中的严霜更为寒冷,
而在我们荒凉的天空之上
她看见一个不会弯曲的更加荒凉的天空。
 
II
肉身在阳光中赤裸地前行
而太阳,出于温柔或悲伤
给出安慰,以至有其他的肉身出现,
与我们的幻想和发明相匹配,
且敏于以多方面的运动、触摸和声响
使我们的肉身贪婪地渴求
更精细,更不可改变的琴弦。
诚心所愿。可是肉身上当了
它在其中行走的空间和光,
正从那致命的更加荒凉的天空坠落,
而这就是精神所看见并为之悲痛的一切。 
  
 
秋的副歌
 
傍晚的尖叫和飞掠消失了
白头翁消失了,太阳的悲哀,
太阳的悲哀,也消失了……月亮和月亮,
关于夜莺的词语的黄色月亮
在无节拍的节拍中,不是为我准备的鸟
而是一只鸟的名字和一支无名曲的名字
我从未——也永远不会听见。然而
在一切均已消失的静止之下,静止地
有什么东西驻留着,安坐着,
某种残存的尖叫和飞掠,
反复刮擦着夜莺的这些遁词
尽管我从未——也永远不会听见那只鸟。
而静止就是关键,就是全部,
静止就是那孤寂之声的全部关键。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