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洛尔娜·克罗齐:诗八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2-04  

洛尔娜·克罗齐:诗八首

梁小曼



惧蛇

蛇能够脱离自己的
影子,明亮的绸带继续爬行
辨别空气、清晨和黄昏的味道
以及事物幽暗的核心。我想起
当我永远不再怕蛇
它像层老皮在我的身后落下。在斯威夫特·卡伦特*
男孩们发现一条大蛇,追了我
几条街,拉里·摩恩提着它像提着一支绿火炬
其他人在喊,扔到她背上,我惊恐它
要滑过我的脊柱沟(拉里,那个
秋千上摸我大腿内侧的家伙,
穿小短裙、皮肤柔软的我们
不可接近的大男孩),我哥哥
说,放过她,我蹲在金雀花后
看着拉里把蛇钉到电线杆上。
它在发光的两点间扭动,无法爬行
痛苦撑开了它的嘴巴,猩红的
舌头感受着自身的恐惧,我因此爱它
这大蛇。男孩们站在那儿,愚蠢的手
垂了下来,那美丽的、绿色的
嘴巴张开,一个幽暗可怕的O
没人听得见

*斯威夫特·卡伦特是加拿大的一个地名。


不育

果林里一只鹿直直地站着。
村庄苏醒前的晨间散步
她希望它为她而来,它的胸脯
月光下皎洁,它的鹿角高昂
坚硬的手,张开的手指。它们触摸
人感觉不到的高处的事物。
它的眼神黯淡,为它的旅途
而疲惫,穿过陷阱
休耕的荒地,高坡的牧场
微小的心跳。它向她走来
像萨满祭司迈着颤动交错的步
它会用嘴对着她的嘴
将遇见的东西吹进去吗?


以后的事

我是我自己的大狗
走,我就到了门口
吃,给什么我吃什么
躺下,我蜷伏在地上
沉重的脑袋趴在爪间

除此我没别的需要
我不去想以后的事

像狗一样唱歌
像狗一样呜咽

每晚趴在我脚边
我是一个熟睡的口袋
散发着秽气

  
我的母亲临终

连日雨水后
阳光照耀。一只鹪鹩
将它的影子挂在
篱笆上晾干。

这是多么冒险!
我需要一块深色样布
去缝一个袋子
裹住她最后的呼吸


马铃薯

没有人知道
马铃薯是做什么的
安静和低调
它们紧紧地挨着
一个屋檐下如此之多
已有乱伦的流言

苍白,沉默的面孔
茫然的神情
马铃薯饺子
马铃薯薄饼
马铃薯头

阴暗的地窖里
穿过马铃薯箱子
它们瘦小苍白的胳膊
相互拥抱


豌豆

豌豆从没喜欢过这事
它们在嘴里破裂的
甜汁使人受不了,回想起
前门的台阶上剥几小时壳
那落入盆里的咚咚声?你的母亲
拿柠檬汽水贿赂你,让你待着
弹开它们,用你的拇指

你的舌头滑过豆荚时
觉得它们就像阴蒂
豌豆并不愉悦
终其一生它们的
膝盖都紧紧并拢


那种沉重

这个清晨,一切都沉重
连乌鸦要举起它翅膀上的
空气也有困难。光线
很沉,枝条中的风,一个
念头和另一个念头间的沉默。
这是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
漫长午睡之后的感觉
像孩时的记忆,每个物体
都坚实、陌生,将你固定在那里
孤独,不太人性。看着
乌鸦的翅膀飞起飞落
我想着你,想你是否睡了
漫长的午觉,在另一张床。
我想起你囊鼠的故事,
你射击,用一把彩弹枪射
你冷酷,年轻,没有悔意
那囊鼠被射得满是彩弹
它跑不动,只能拖着肚子
穿过草地。那种沉重。
良心知道的沉重,它的小心肝
尽是子弹


老虎的天使

麦浪在风里
就像一只大猫的肌肉
毛皮之下起伏。

田野从未
如此美丽,如此危险。
麦穗轻拂摇曳
纵然风是静止的

漫长的旱热里一切在等待
那瞪羚脚步般的雨点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