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秦三澍:万古愁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2-03  

秦三澍:万古愁

         寄蔌弦



谁照旧埋着头?谁破坏着气氛?
谁视力迷乱却甘愿站在桥上,
谁偷听了乡音却认定那是外语?
你总在计算,你得到了却故意漏掉些什么……

就像你的位置被景色挪动过,
气候会随时提醒你,它把边缘投放到哪儿。
如果上一个环节,你在场却没领悟到
可观的价值,现在就不妨把自己透明化。

这个建议不是从经验中来的,
而是朝着经验的末梢,那么危险地爬过去。
一开始你将疲倦于巨幅的颤抖,
别担心,你只要假装你不够脆弱。

睁眼时,你心痛于塞纳河的颜料盘
这样不经意地崩溃:蓝色染了霉菌,
金粉、银箔也被鱼嘴拱得不像样。
你忽然感叹,听力真是一套繁琐的手续。

显然,这是透过感官比较学的角度。
这也导致你错失了恢复的黄金期。
从侧面袭击的声音,猛烈到
像喇叭探进体内,用原声朗诵你的错误。

它最擅长的恰恰是你的缺陷,
它凭伪造的节奏宣告:你的时间表也是个错误。
真假之辨倒不令人担忧,但我认为
你的错误主要在于把错误反省到了语法的层面。

是时候恢复你的眩晕以制服眩晕,
让它适应你视力的环线。是时候再一次
将景致内部化,最简便的操作
莫过于把喇叭口一致对外,继续播放。

另外,请保持一种模仿性的距离:
离人群既远又近。理想状态其实不等于
理想的状态,每当你打算问“万古愁……?”
一切的答案都像在和自己赌气。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