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聂广友:都城:天目中路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1-30  

聂广友:都城:天目中路




那些年,火车站仍处在
那里,天目中路穿过那些
街区,步履沉着又朴实地
穿过它们,它的街道干实、硬朗,
穿过那些日子,无知无觉,
维持着,像是充满侥幸,又实
伫立着,经过那许多岁月,
大统路、共和新路、恒丰路,
它们在一起,在一个晌午,
晌午很长,干,瘦,你叮叮当当
地穿过,穿过天目中路微红
简朴的地面,像一个家主,
又小心翼翼,卷起他的担忧,
又卷起他自己,他成长的时间。

梅园路很热闹,晌午,他走了
进来,从天目中路,它的刻板间,
冷漠,或者说,陌生间,
梅园路的主要店面朝东,在阳光里
的台级上,店面很亲近,也很
熟悉的那种,有面店、馄饨店、
锅贴店,也有快餐、小炒,
人来吃饭,坐在店里,是热情熟悉
的面庞,没有那种忧心,或是
车站边的刻板,一切像是在
流动中,短暂的过程里,太平洋
里的百货也无安全感,像是只有
几类大件,匹配着这里冰冷陈旧
(虽然看起来标准、整齐)的道路、
饰物,天目中路的路面(或阶埠)
像是暗红(那种暗淡的大理石珍珠红),
穿过那些暗淡又干实的岁月,
有我们的倒影,我们忐忑不安、
忧心地穿过它,它仍是我们的友人。

梅园路店敞开着,而你可以走入,
店延续向前,或在庆东路向西掉头,
敞开了它的埠沿、品类,成立于
一个欣欣向荣里,微红、苍翠,
像一个深沉又年轻的白日,在初经
叫喊,面对,打理来人,晌午,他从
天目中路走入,来到转角已铺开
的埠沿,徜徉诸店,因时辰尚早,
徜徉于诸店新鲜地打开中,
有饭店,海鲜部的堂倌搬了张凳子
坐在门口的红毯上,旁边的店遂
沿着它,有花店、烟酒店,和着
它的红花在晌午停驻,停驻在长溜
的台级上,人从路廊面迈上台级,
整个晌午因微红而浥湿、闪亮,
埠级上的诸店门墙的对面,屋子的
垣墙也是微红,人们在路廊面上走,
就是走在垣墙下面,沿着它
穿梭往来,路过它。

时辰又快近正午,我们从晌午
进来时,开车从天目中路直接转进
梅园路,抹过太平洋百货,这是
它的小巷,过去,只在它忧心的大道
简简单单地穿 过,在梅园路、
方达路又看到它们(诸店)来到
午饭时间,你进入,放下心来,
又随处徜徉,有杂货店,店的墙垣、
檐角就近向路面,一个个直角、
直线,伸展于外,它的商品,人行走
于其中,像是在说,“已经中午了,”
在天目中路旁,它的小巷子里,
已来到了它的正午,预示着它已有了
这时来到的忙碌,在这个小十字路口的
一片地方,一个几栋房子的一块地,
房子四四方方,守着这几条小巷,
独自向南边延展。

梅园路的店铺延展了两进,
中间过了华盛路,他走着,在这里
到了正午,诸铺面自顾张罗着,
没有紧张,有些新鲜,处在它们
集体的这个朝向上,在一种担忧的
天目中路边上,漂泊不定的行旅周旁,
有诸多店的独立存在,在一种动荡
不安里,又新鲜地体验着,
在正午,通过,又无意地参与进他们,
沿华盛路向东南边下去,区域
越来越萧疏、寂寥,水泥也越来越
阔大,到达高架桥墩的下边,
道路在下面伏行,进入桥墩之前,
有一些建筑,或柱形灯塔,呼应
桥墩的水泥坪,在午后的干实里
存在,张开,沿路角那段蜿蜒,
或是梅园路沿着诸店的方向向南,
在从诸店的正午经过之后,
要去哪里?他无意走进诸店,
在正午,看见了向南的通道。

正午,梅园路在一种新定里,
他在它的光景里经行,光景在他的
此刻里出现,他在哪,光景是什么?
在新客栈,天目中路后出现,
红红新鲜的墙垣,像露水,
他来到了人生的何处,要去哪?
过了诸店,这片区域,在它(天目
中路)中心的边缘,会靠近汉口路、
新闸路、北京西路,这是从恒丰路
一路向南,而他在诸店,这片
新鲜的墙垣间。

过了通道,穿过它们,局面
开阔起来,汉口路就在其中自西向东
横亘着,它的名和威势,竖立着
两边开阔的地带,不是商业用房,
也不是交通地带,而是完全敞开出来,
来到纯正的午后,灰白,光辉,凝固,
汉口大酒店就在它的中心,
向西矗立起,在下午,他放开了
自己的身心,完全地走入,去酒店
接见一个客户,因为年轻,
没有什么地方无法走入,他适应它,
它则向他袒露,汉口路陌生,但
进入它的苍翠之境,在西头由
恒丰路交界,跃起它的桥、
钢梁、秉椽,它的U型钢柱搭上
槽柱,在周围地形的簇拥下,已
高高建立,跨跃过苏州河,向对岸
繁密、轰鸣着的新闸路连接过去。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