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尼基塔·斯特内斯库:诗二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1-26  

尼基塔·斯特内斯库:诗二首

高兴



音乐

蓦然他们来到树下。
带着一把吉他
给夜晚留下
一道沉重的、三角形的影子。
随后他们开始歌唱,
乐曲向你伸出
它那冰凉的臂膀。
我望着大地,
望着大地深处
以便在你经过时看到你。
乐曲向你伸出
它那优雅的臂膀,它那冰凉的臂膀。
当它用拥抱,
用通常惟有夜色
会在幽暗中电击般
给予你的拥抱
拥抱你时,我没有察觉。
仿佛捕捞的一堆螃蟹
你用自己
款待了乐曲。
蓦然他们离开树下。
带着一把吉他,
带着从夜晚拔出,从夜晚撕下的
沉重的、三角形的影子。
当我朝你转过脸时,
我只看见一副沙砾擦亮的
骨骼。
哦,我的宝贝,我的至爱,
我的女人,
你来得真好。
我用万分的欣喜吻你的眉弓,你的胸膛,
你那装饰手的精致的骨头,
你那穿越永恒的瞬间的骨骼。


诗艺

我教词语如何去爱,
将心脏捧给它们看,
锲而不舍,直到它们的音节
开始跳动。

我将树林指给它们看,
而那些不愿沙沙作响的树木,
我就用枝丛将它们吊死,毫不留情。

最终,词语
必须同我相似,
同世界相似。

随后
我以我自己为例,
我撑在河流的
两岸,
让它们看看一座桥,
公牛犄角和草地间的一座桥,
光明黑色的星辰和大地间的一座桥,
女人鬓角和男人鬓角间的一座桥,
任由词语踏着我的身躯行走,
就像几辆赛车,就像几列电气火车,
只是为了更快抵达目的地,
只是为了教会它们世界本身
是如何运载自己的。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