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黄灿然:诗三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1-17  

黄灿然:诗三首




白蝴蝶

今天,我一个人
走进山里,一路辨认植物。
首先是假连翘,我不明白
为什么叫它假,难道谁能证明
连翘比它真,或连翘先出现
而它模仿了连翘──它跟连翘
可没有任何相似之处。
然后在农场边那个山坡上,
有一枝花,真正地一枝独秀,
绽开大红大紫的笑容,
而我又失望地知道
它叫羊蹄甲。然后
我看见一只白蝴蝶
在一丛藿香蓟上盘绕──
很高兴我不知道
这蝴蝶叫什么。


抗议

万万没想到在村里
时间过得这样飞快,
好像比在香港还快、还忙。
太忙了,连周围风景
也顾不上好好欣赏,
连阳台对面摧毁中的风景
虽然不能不去注意
也懒得去注意了。
我的肉体抗议:
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
我的精神喝斥:
这样活着就是意义!


流逝

临近傍晚,在夕阳
依然照出我下山的身影时
我突然很想去沙滩逛一会儿。
穿过那条长满又高又密的芦苇
使人本能地警惕起来的小径,
我来到沙滩的最外缘
准备进入沙滩时
听见身边就快入海的溪水
潺潺的流动声,似乎在跟我说:
“坐下,坐下,陪陪我。”

我顺从地坐下,
抽了几根烟,也不看远方的海景,
也不留意近旁的游客,
甚至也不敢肯定是在听水声,
而只是坐着,身体空着,
直到天光渐渐暗淡,
水声好像也渐渐微弱
但似乎还在继续呢喃:
“别走,别走,生命
在哪儿都一样流逝。”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