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扬尼斯·里索斯:诗四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1-12  

扬尼斯·里索斯:诗四首

韦白



花环

你的脸藏在叶子里。
我一片一片地砍掉叶子去接近你。
当我砍下最后一片叶子,你却走了。然后
我用砍下的叶子编了一个花环。我没有任何
可以赠送的人。我把它悬在我的前额。


战败之后

后来,雅典人在阿戈斯波达米彻底被毁之后,再后来,
在我们被最终战败之后,我们自由的讨论停止了,伯利克利的光荣也跟着停止,
艺术的繁荣、运动场、我们的哲学家的会饮全都消失。现在
只有集市上阴沉沉的静默和隐忧,以及三十位僭主的恣意妄为。
一切事情(尤其是我们自己大部分的事情)都缺席发生,没有
任何上诉、辩护、防卫的可能性,
更不用说任何形式上的抗议了。我们的纸和书被焚毁,
我们国家的荣誉成了垃圾。即使允许我们
请一位老朋友来作证,他也会拒绝,害怕像我们一样
卷入那同样的厄运——当然了,他肯定是对的。因此
呆在这儿会更好些——我们甚至会获得一种与自然新鲜的接触,
从带刺的铁丝网后面望着一小片海、一些岩石、海草
或者夕光中深沉、紫红、游移的几片云。并且
或许有一天会走来一位新的客蒙*,秘密地为同一只鹰
所指引,挖掘并寻找我们枪头上的矛尖,
它生锈了,也几乎烂穿了,他会列着队,隆重地
带着它,又悲哀又得意,伴着音乐和花环,前往雅典。

*客蒙(Kimon),出身于雅典Lakiadai区,曾任雅典将军。


正午

一匹白色的马被一根柏木的蓝色的阴影剖成了两半。
某人远远地呼叫。(他是谁?)
我不知道——他正在呼叫——我不知道,生活像肚子上的拳头一样是强有力的。
一个牙齿间叼着一把金刀的裸体男子走过去了。
在公牛角的背后,一团火,像一丛蔷薇,冒着烟。


死后的阿基里斯

他非常累——不再关心荣誉了吗?够是够了。
他已经知道了敌人和朋友——传说中的朋友:在所有钦佩
和爱的背后,他们藏起了他们的私心,他们的自我怀疑的梦,这些狡猾的天真。
此刻,在这小小的白岛上,终于孤独、平和,
没有了自负,没有了责任或紧紧的铠甲,特别是没有了那种豪侠式的卑劣的
虚伪,他持续不断地品尝着夜晚的咸涩、星星、沉默,和那种
温和、绵延——而又普遍无益的情感,他唯一的同伴是一些野山羊。
可这里,甚至是死后,他仍被一些新的爱慕者所追逐——这些人,是他记忆的
篡夺者:他们以他的名义建起祭坛与雕像,敬仰,而后离开。
让海鸥孤单地与他呆在一起;现在它们每天清晨飞落到海岸,弄湿它们的
翅膀,又很快飞回,用轻轻的舞蹈去擦洗他寺院的地板。以这种
方式,一种诗意般的想法盘旋在空气里(或许这是他唯一的辩护)
同时一缕对所有的人和物所流露的屈尊似的微笑掠过他的唇边,当他再次
等待一个新的朝圣者到来的时刻(他知道,他是多么喜欢那种时刻呵)。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