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弗兰克·奥哈拉:诗四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10-23  

弗兰克·奥哈拉:诗四首

南曦



离开他们一步之远

这是我的午餐时间,所以我
在嗡鸣杂色的出租车流中
散一散歩。首先,沿着人行道走下去,
工人们在那里用三明治
和可口可乐喂养他们脏得
发亮的残躯,戴着黄色头盔。
我猜,它们保护他们免受
落砖袭击。然后走上大道,
裙摆在鞋跟上方轻轻拍击
又在下水道井栅上鼓胀
爆裂。炎日灼热,但出租车群
搅动了空气流通。我看着腕表店里的
讨价还价。锯末的扬屑里有猫在嬉戏。
          在
去往时代广场的路上,指示牌
在我头顶上迸出青烟,而更高处
浇下轻灵的水瀑。一个
黑人嘴衔一根牙签站在门前,
没精打采地搅动。
一位金发合唱队女孩打个响指:他
面现微笑,摸起自己的下巴。万物
霎时间喇叭齐鸣:这是一个周四中午的
12:40。
   日光下的霓虹灯是一种巨大的
愉悦,就像埃德温·邓比会写下的那样,
白日里一列灯泡。
我停下脚步,在“朱丽叶的街角”买一个
奶酪汉堡。茱莉艾塔·玛西娜,
费德里科·费里尼的妻子,一位佳人女演员。
还有巧克力麦芽。一位穿狐狸皮大衣的
女士,在这样一个天气,把她的贵宾犬
放进出租车。
      今天大道上有几位
波多黎各人,让整条路望上去美丽而温暖,
先是邦尼死了,然后是约翰·拉图什,
然后是杰克逊·波洛克。但整个世界
是否如整个人生般充斥着他们?
一个人吃过东西一个人四处行走,
走过印有裸体图像的杂志
以及斗牛比赛的海报以及
曼哈顿存储仓库,
他们很快就要把它拆掉。我
过去常以为他们在那儿有个
军械厂展览。
      来一杯木瓜汁
然后回去工作。我的心脏装在
我衣袋里,那是皮埃尔·韦勒迪的诗集。


奥古斯都

黑玉色梨子肮脏地触碰着帷幕,
而他指尖冰霜耀闪。
橘黄的太阳熔化了他的颈背。
在他通风良好的宫殿里,生活着一尊大理石像,
奥古斯都令他的葡萄藤爬上庭宇,
白色空气里有樱桃红的哭喊,
温柔微小的炮弹声轻鸣着离别。

瀑流在他面前澎湃亲吻,
下跪尖叫,当王冠天旋地转起
整个夜晚,奥古斯都之夜
仿佛一支掠夺之徒的大军,
无止无休,充满了深入的洞悉,
那横冲猛撞的飞雪!那纯洁!那猛烈!那自由!
瀑布静止宛若火焰。

而众声再起,如这么多把匕首。
起初奥古斯都只感到它们
像企图飞入他胸中藏身的白鸽,
但很快它们将他全部包围
如一顶尖叫与呐喊之冠,清晰似沙粒
在冬季的大漠里穿涌过玻璃
他最终成为他王冠的金属。


一封给哈罗德·方德伦的便箴

天空奔涌在肯塔基与马里兰上方
像一条富豪贵胄之河
青草般自由。我们的思想更加
稳固,植立于我们出生的土地。

我们的是一片道德风景。我们
深深呼吸,被价值观茂密挤满。
我们爱着世界,它感到一场栽植,
在我们的触摸下,似乎有金色的缰绳。

在夜间大地将它自身
交入我们手中保护。而同一轮太阳
升起于每个清晨。我们的责任
持续不间断。同时痛苦。但它仅仅

萦绕于我们上空,嗅探出一切,
像一头勇猛的野兽留下的臭迹。我们为
土地与技艺播种,而并未挥霍浪费,
我们自身是它的必需物与花蕊。


独角兽

徘徊着,争斗着,恐惧着,花朵与果实,
我与余下的几棵树并肩。

瞧,一只雄鹰,中国!疾速的农牧神,一艘双桅帆。
急流湍行,高殿喘息。
结出无目的之果的丛林里,驴子从我身边逃离,
一根犄角,一道切线,引我走向歇憩。
与那位把我击倒的绅士全不相似。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