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聂广友:“好时辰更是需要等候”——读《绿意诗二十首》有感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9-05  

聂广友:“好时辰更是需要等候”——读《绿意诗二十首》有感




1

  印象中,读绿意诗的最早记忆,是有关于她写一些小孩子的诗,在医院里,像是一些得了白血病的小孩,她好象是去医院看护他们,类似于义工的那种,那时,就觉得她特别有爱心,后来,渐渐就忘了这事,直到最近,或者说前几年,也不知从何时起,就觉得她诗中的情绪很激烈,爱是她诗的母题,关于亲人的爱、爱情等,她一直陷入一种争辨中,她有一颗善良的爱护之心,但同时她又需要相等的爱。爱究竟是什么,我们应该怎样去拥有一种爱的能力,如何去获得一种爱,爱是从苦痛中来吗?这些问题,随着她诗的行进,越来越鲜明、直接地出现在她的诗中,伴随着苦痛,疑问,更伴随着她的对爱的理解逐渐深刻、有力。
  母亲在她诗中经常地出现,母爱,甚至关系到她对人生的根本理解,伴随着痛苦、甜蜜、理解,以及终究无法释怀,我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她的诗的情绪尤其真切,对它(母爱)的思索理解又关系着她对世界、人世的基本理解,这种关系从诗中的描写来看,从童年时就开始伴随着她,它伴随着她长大,也伴随着她成长,这是极不容易的,这种力量,她的将它体现在诗中的,一种直面人生的真切的勇敢,显得尤其鲜明,并让读者生出感动。
  在一首《母亲节记》里,她也把这首诗放在她这二十首诗的开头,她写到,

母亲节记

事实是,再不会
没有谁而不能活着
包括你
每一个与风有关的日子
也同与一朵花的孤独。我见证她的全盛,也
全神贯注最后的色彩和香
我究竟怕不怕?我经常想,在这个年纪
你已不在人世,为这
不知该难过还是高兴
当我用左手而不是右手拿筷子时
好像在期待你现身
像小的时候,生气地纠正我
去年前我还在练毛笔字,你说
字好比人的相貌。你希望我嫁一个好男人
可是,我已到了你最后的那个年龄
我还是没有爱上一个完美的男人
我至今没有替你
爱上一个完美的男人

  诗中关于母亲的描写很真切,母亲的形象会让我想到这得一个典型的上海女人,从诗人和诗中母亲的对话,我们从诗的语气来看,这种对话已经历了无数次,在经过了无数次的情感波澜后,她已显得冷静,试图去辨析,但仍充满了情绪,她经历了很多年,仍在学会试图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母亲的过早去世,这给诗人带来了伤害,她甚至有些责怪母亲过早的离世,但最终仍摆脱不了对她的依恋,这种经历让她成熟,又让她的成熟里先天带来些许缺憾,读她的诗,让人感觉到她有一种天然的不安全感,事实是,爱上一个男人,也意味着一种爱的能力的拥有,但她的这种能力里,又先天地和这种母爱的缺损相关,这是一种爱的成长,但同时也是一种爱的苦痛、诗的苦痛,但让我们得到了一种真切的诗,一种力量,对亲人母亲的来自心灵的依恋,这是一种直切动人的力量,即使哪怕对这样的爱的理解有些偏颇,但爱本身,它仍会教育我们,让我们去收获一种人生的根本,这种得失之间的微妙给她的诗带来一种诗的在道德上的葆有。
  在一首《行进中的埃米莉娅》诗里,诗人描写了一位女性,但也许,所有类似这样的描写,都只是一种自写,诗人的笔触仍显得灰暗,孤单,但诗中的人物在坚持着行进,对过去和当下生活的孤独回忆和接受,但对未来充满了期望,而对现实的了解的清晰,这本就是一种能力。在一首《你好,世界》里,诗中仍然有一种情绪激烈,但却更多强调了自己的一种自信,或者说更多是一种对自己的激励,对自我的激励意味着一种更强大也更自信的自我的获得,这对诗人的经历来看,其实尤为不易、难得,我们不禁为她感到高兴,虽然,这里把世界假想为一种斗争的对象,一种甚至是纯然敌对的对象,但这并不是作者的错,是人世无情的苦痛的确存在,我们不能轻视这些苦痛,也正是这样一些苦痛、无奈,生命中我们无法选择的境遇,让我们有了不一样的成长经历,它让诗人的成长本身显得尤其真实动人,而且,从这首诗里,诗中提到了一种“纯正的快乐”,这对诗人而言,也意味了一种力量和关于新的知识的理解的到来。
  此时,绿意仍然处在一种人生的不断的抉择中,在一首《描述一辆地铁驶来》的诗中,她这样写到“若迎上他的目光,便有了被掳走的危险,”仍然感觉到她的年轻,年轻的心也意味着未来的可期,意味着自我的仍在不断的寻找、塑造之中,在对未来的期许中,又对它有一种根深蒂固的“防备和敌意”,在诗的末尾,作者又写到了母亲:

我在感受
并慢慢知道
你是个什么样的人


  感受母亲的同时,她同时是感受自己,她的成长,一直伴随着母亲,一直有母亲伴随,显得孤独,艰难,但又保证了一份安全、温暖,这样的分辨一直充满在她的诗中,是她诗的主要的表达关切,也许正是这样,童年的影响,左右决定了一个人的基本性格,仍是那句古老的话:“决定一个诗人根本的,是她的童年。”在现代社会里,电机工业的发达,反而增加了一种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人们比过去时候仿佛要更依恋于亲情,亲人的是他们和社会联系的更要紧的纽带。诗人曾纪虎曾写过这样一句诗——“携子嗣漫游”,我觉得像是刻画出了未来人类的一幅画图,当时看了就很震动,他描写出了这种人类未来远景中一种根本的孤独存在,现代社会在工业不断发达的同时,也在不断蒂造这样的图景,也许,对一部分人来说,现代性的不断发展,仍意味着大地上未完成的事业,人类依然会有更多的可能,事实也是,现代性仍在不断发展中,但是,如果它没有一种诗意的关照,大地上未完成的事业,也意味着,只能是我们向远古——故乡——的回归——还乡,就像人类的英雄时期,就像荷马史诗里,人类去异乡,到特洛亚建立功业,但最终人类的归宿仍然是要回到属于他自己的故乡,还乡的路途艰难险阻,备受孤独,但更致命的是,也许我们已忘记了如何还乡,还乡之途已失去了标记,而我们在一种现代性中受苦,是必然的,也许,我们仍处在一种所谓的现代性的未完成的事业中,我们还远没到还乡的时期,我们仍处在于人类的一种肆心的黑暗里,但是还乡仍然会成为一种功业,是人类的天命所在,《旧约》里摩西率领犹太人出走埃及,寻找自己的家乡、应许之地——天命所在,其实,也正是一种还乡,而可能,它不仅仅是人类的传说,而是有着人类最初的意识,在人类最初的早期意识里,这些传奇真实地在他们的意识中、在人类的历史上一一经历过,人类意识通过自己最初的意识,留下了传奇、神话,这就是真理存在的方式,告诉人类,人类的记忆里仍然保存了我们最初的道路,甚至可以这么说,人类到异乡去建功立业,也是还乡的一部分,现代性的苦痛更多像是一种劝戒,让我们在苦痛中去寻找那个真理的路途。诗人王东东说,要珍视这种现代性的苦痛,而诗人绿意,像就是在这样一种意义上和现代性关联着,她在诗里分辨,寻找这样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命运轨迹,或者说,这个关联,在她的命运轨迹里,这样一个行进着的姿态显得尤其真切,她的诗因这种真切而有效,我们不管这种分辨、寻找,现在或者最终会有什么结果,但她诗中的这种真切是实在的,对诗而言就意味着一种微妙地触到。
  她在一首《遗址》的诗里,仍然是写了这种苦痛和分辨:

现代感的设计,却容易让人想到
医院病床上的饭桌

  接着,她又写到了母亲:

一只褐色的小罐:它在一首诗里出现过
缘由是她的母亲


  她又写到,“她是个多么痛苦的,不肯放弃敏感的人”,敏感不是痛苦的充分条件,也许,也不是必要条件,但将痛苦和敏感放在一起,这仍然表达了这样一种现代性的境遇,而仍然,从某种程度上而言,痛苦仍意味着一种失败,从绝对意义上说,也意味着一种道德、自由的匮乏,一种缺损,意味着我们仍然没有见到那位“上帝”、“大全”,意味着我们仍处在一种对他的寻找中,但同时,又意味了一种希望。
  在一首《梦中的婚礼》的诗中,她诗中的语气已开始变得柔软、温柔,不再那样的情绪激烈,而充满对立:

虽然没有看到她的脸,但我确定
她就在那里,并非惯常的想象
因我的敏感丢失的友谊
也回到了身边


  她充满想象力地写道:

“白色和蓝色哪种适合我?
一双柔软的手
替我梳理头发,安慰我,长辫子不会用去很长
时间。好时辰更是需要等候

  她又写到妈妈:

我开始想他:他的脸
和妈妈的脸一样模糊。


这很让人惊讶,恋人的脸像像妈妈一样模糊,这里,是不是还潜藏有一种可能,他的脸也很像妈妈?我们说,妈妈是伴随着诗人成长起来的,一种类似于安全的保障,于她,这种保障很模糊,但这种模糊仍然保障了儿女的成长,这种成长里天然就具有了一种向上、向善的能力,因为母爱,这是一种最为基础、单纯的爱,它毫无疑问陪育了儿女一种正面的能力,母爱是一切爱之基础,是一种根本意义上的大地的爱,她本能就能教育儿女具有一种大地上的最温柔、仁慈的力量,母爱是基础,在这个基础上,我们也许才有能力去具备一种父爱,而母爱,也天然的具有一种

善良宽容的品性
足以使我相信将一直爱着
我们身体内的……孩子

  和绿意的很多诗不同,这首诗里的绿意显得更温柔、宽容,也许是来自于恋人的力量,或一种对这种力量的想像使她这样,但归根结底,还在于她本身具备这样一种能力(对大地之爱、母爱的天然的依附的动力),从一种苦痛的情绪来到更正面的建立,既是一种恋人的力量,也来自于一种对大地更多的认识,或者说这种知识本就在她的身上,她来到了这样一个阶段,有能力唤醒身上的这种能力,对爱的记忆的唤醒的实质,是让我们获得这样一种爱,正是这样一种爱,才是我们立身于大地之上的基础,才意味一着一种建立,一种能在大地之上的栖居,也意味着我们的知识,对大地的知识的更深刻的认识,她见识了更多,身体里才会有这种更温柔的力量的充满。
  我们可以看到,绿意在后来的诗中,也多讲到她的宗教立场,甚至,从她的诗中,我们还看到了她的受施洗的表达,她对基督教的皈依。在我看来,对任何宗教的皈依,其实都是一种对理性的皈依,对真理的皈依,对上帝的皈依,这里,上帝并不意味着只是基督教意义上的耶和华,而是一种如德国古典唯心主义认识论意义上的上帝,即那个绝对的理性、大全,那个绝对者,我们对上帝的信奉,来自于我们对基于上帝存在的信奉、信任,也意味着,我们看到了上帝,当然,一般意义上的宗教,民众,不可能都具有这个能力去看到这个绝对者,看到那个全能的上帝,故宗教的仪式、洗洗,可以让民众培养对上帝的感情,也就是陪养对上帝的认识,或者说培养一种对上帝的逐渐的理性直观能力,因为,只有真正的哲人才能看到上帝,因为一种对理性的认识,使他认识了上帝,一种对真理的追求,而认识到了上帝,对上帝的认识并不是一种被迫,而来自于一种人类自身内在的本能,即要消除那个苦痛,那个因原罪带来的根深蒂固的痛苦,这个苦痛自永恒以来就存在,自有历史以来,人类就已经完成了从灵魂世界里的堕落,而进入到有限世界,这是人类苦痛的根源,自永恒以来就有,而随着人类的发展,科技的进步,人类对个体自我的建立也逐渐加大,这种加大越多,苦痛也就更深,因为对个体的越多确立,也就意味着人类的更多的企图基于自身而存在,而这种存在背离了一种基于上帝而存在的基础,这就是人类苦痛的根源,背离一种基于上帝的存在,也其实即是人类背离了自己的本质——灵魂的存在,背离了永恒,也更深刻地堕落到了有限世界。
  而自荷林德林开始以来的现代主义诗歌中,还乡的本质,就是要去找到这个人类自己固有的本质、灵魂家乡,从这个意义上讲,荷尔德林才是一个真正的现代主义者和真正的古典主义者,就像要为德国找到一种出路,找到一个父国,一个德意志民簇可以建基的根本,而在一种更深刻意义上,去重新理解古希腊史诗、悲剧一样,也许,正是从这样一个意义上讲,古希腊的英雄时期,那些传奇,才不仅仅只是一些传奇,而是真实地在人类最初的历史中发生过,在那样一些传奇、神话里,或者说,这些传奇、神话的本质就是在其中隐含了人类(古老)的真理,告诉了人类远古时期,人类在最初意识里的关于大地的最初记忆,即人类关于从灵魂世界那里随落的最早的一些知识。
  谢林就说过,只有真正的哲人才能见到上帝,见到了上帝,就是认识了真理,即见到上帝意味着一种真正的认识,也意味着到达理性,而真正能在基于上帝存在的基础上基于自身存在,即从那个企图以基于自身存在代替一种基于上帝存在的那个僭越中脱离出来,因为这个僭越意味了一种基于自身存在的虚无,企图以基于自身存在代替基于上帝存在诞生了人的苦痛,它意味着一种人的欲望、个人的权利的绝对存在,这是一种虚无,因为人的自由的本质正是基于上帝存在而言的,人的僭越的欲望越强列,也就背离上帝更远,德国古典唯心主义就认为,现代社会的发展,解放了的个人的权利欲望,加剧了这种僭越的存在,也许,现代社会发展到今天,这种僭越已接近一种最大化,但就历史而言,当代是不是人类的这个意义上的最黑暗时期,是不是就像地球公转,到了背离恒星距离最大时,而会自行产生一种开始的回归,从而,人类开始踏上一条还乡之途,从现状来看,也许,可能还没有到达这种时期,人类从特洛亚伊始的还乡也许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开始,而人因认识到了上帝而具有道德,它的本质也就是,人学会着放弃自己的部分有限的权利而去获得一种无限,真正从一种欲望的桎固中解脱出来。
  所以说,绿意的诗,从苦痛的情绪到一种开始具有的较柔和的情感出现,像是具有代表性的,在某种程度上表达了我们人的情感的这种进程,欢快的情绪,柔和的情感,以及在宗教教仪上的皈依都表达着她更多的认识到了这个真理,见到了(在相对意义上)上帝,而这种过程中的苦痛,我们应该珍惜,而这种喜悦,表达了作者的一种艰难的有效的对上帝的皈依,这个皈依,也是对人的自己的本质——灵魂的皈依。

大厅里人头攒动。我看到人们
相互问候,友好地交谈,真诚表示
对爱的信念


就像和绿意诗中表达的那样,“这跟理想多么相似,”但“我突然有些怯场”,这是必定的,应为这样才是对的,人不可能马上认识到真正意上的上帝,只是相对意义上仿佛见到了上帝,但仍意味着巨大喜悦的收获,这种喜悦来自于一种重逢,即和自己真正的自我的相认,这种相认时,有神灵在场,如同节日。

“除了葬礼后的相聚
没有比在婚礼上见到亲人更欣慰
我死去的母亲复活了——她在帮我梳理长发
以及父亲,我们终于冰释前嫌”
 
  
2

  而在绿意的诗中,我一直特别喜欢这首《普鲁托》:

普鲁托

你也曾生活
在花蕊,甜点的赞美上
似乎
一个微笑
就是对自己的友善

但太多指向
离别的
追随,你不仅怀疑蓝色的星球
是一场引力的陷阱

带着心形烙印
你像一颗
逆逃的尘埃,来到信仰的盲岛
漫游
自由亡灵

普鲁托,在柯伊伯带
没有第二次
死亡
你会遇到我,在时间神秘
缓慢的力量里重获
爱的视野

  这首诗的一些句式,形式,让我想到萨福,因为萨福是我最喜欢的诗人之一,而我个人又对古希腊、罗马时代的诗人,以及他们所处时代的生活、生活方式,以及充溢其中的古典力量、那个时代的技艺等等,特别尊崇,一些这样的相关名称的表达的合理等,都会让我喜欢,但是,这里,更让我喜欢的是诗中一些句式的表现,有这个味道。萨福的诗尤其单纯,单纯里又有一个力量,这个力量并不是她强加在里面的,而是萨福自然的表达,可以这么说,萨福诗中的力量的表达都是自然的,即,萨福的单纯是她身体里自然的有,她因为一种强力,是来自于她自己身体的饱满,她因一种知识或情感,或对自然的认识、融合,而使她离真理更近,或者说离作为一个人的本质更近,或许,这种更接近一个自然人的特征,来自于古代人和自然更深度的融合,这种融合来自于她是一个古人,因古人和自然的天然的切近,但也是来自于萨福的个人,或者说,这种和自然的融合,在萨福这里表现得尤其强烈、典型,她因这个更接近真理,而显得更自由,按谢林的说法就是更具有道德,这种自由显得让她在和自然、人世接触时更无碍,随时随地都可以和自然接洽,因她身体的这种饱满 、单纯,因她这种饱满、单纯的已然具有,她的这种有在和一种自然接洽时,显得自然——显出自然,这种诗意上的自然,这种无碍,达到了一种欢喜、纯真,一种喜悦,因她能和自然沟通,她知晓这种沟通,这种秘密,她独享着,而欢欣,这种欢欣时的身体的轻,言语的灵,使她更接近一种人的本质——灵魂,因她独自见到了上帝的充满而催迫着它,她行,她言,皆是因携带了这种光辉,而达到了一种自我的自足,其实也是来自于一种和人类本我的遗失相逢时的喜悦。
  在绿意的这首诗中,就有一种这样的质地,而充满灵性,跳脱、活泼,不拘泥而无碍,点到即止,又迎接下一个的说,这种说也都是建立在一个一个的有之上,而显得有理有效,即使在一些句式,词语上有一些多义——“太多指向”,也是来自于有灵的思、有灵的身体的在自然里的不断和自然有效地相逢、辨认,而显得自然,语气中也因这种自我舒醒时的辨认,而有一种欢喜、充满 ,普鲁托本是古罗马神话里的冥神,和死亡贴近,但在这首诗里,我更多读到了一种甜密,这种甜蜜,我在萨福的诗中就多次读到过,比如萨福就这样写到过:

……我希望
我可以看见那露水
在阴间的莲花堤岸
  ——《看来死亡在召唤》(姜海舟译)


  这种和死亡气息之间的游戏,在很多我最喜爱的诗人那里都读到过,如特拉克尔、济慈,我觉得这是一个重要的佐证,证明着诗人的真实,因这种气息是真实有效的,我们显然可以感觉到,在一些荷马的史诗里也曾多次出现,如写死亡时的,“黑色的(甜密的)睡眠笼罩了他”,这种描写显得很古典,其实也是揭示了这样一个背景,在一种感官面前,有限的现象世界的面前,对无限的回应,在这样一重一轻的重大的微妙间,人类又像是和灵魂,和自己的本质,在刹那间因有了一种亲近而似曾相识,或者说,有了一种对古老来源的回忆的模糊记起,甚至,可以这么说,人类在远古时期,他们的这种对生和死的态度,可能更接近一种灵魂状态,那时,离有限的现象世界的随落,还没有来得这么深刻、彻底。
  所以读到绿意这首诗时我是很欣喜的,她这首诗里,在一些局部,一些闪念间能让我依稀记得这种光辉的印记。

普鲁托,在柯伊伯带
没有第二次
死亡
你会遇到我,


这里对地名,人名的强调,有一种自然,这种自然里葆有着一种古老的力量,让我们期许一种“在时间神秘/缓慢的力量里重获/爱的视野。”
  在这段时期的诗里,绿意都显出有一种欢喜,这是一种有光泽的欣喜,像是她在经历过了诸多的激烈辨论后的、终于获得的平静,是这种真实,这种有效,给她的诗带来了这种光泽,又比如在《晚餐》这首诗里,她显得更平静,而从容、包容了,她在精神上像是有了一些皈依,诗里也体现出了这种安全感 ,在风月论坛里,我曾向她类似说过,我曾描述她这段时期里的一首诗,说它“有一种新娘般的喜悦,”这是一种实实在在的进展、收获,她获得了更多的关于人生的知识、经验,她的内心也变得更加坚强了。
  但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对一个领悟了的诗人来说,不应该是“忍受痛苦地活”(《晚餐》),因为对见到了上帝的人来说,我们所有的生活都应该是快乐的,自由的,德国古典唯心主义的这种自由、道德观,也让让我想到佛教里的涅槃,他们应该是从印度哲学里获得过一种根本的启示。
  但关于上帝的知识是所有知识的根本,是根本的知识,人不可能一下子就能“直观到理性”,因为人的本性,人类欲望的积重难返,不可能让人一下子就见到自己的本质、本原,以及人类从灵魂世界随落到有限世界的整个过程、来路,人类返乡之路是一条艰难之路,记忆就像是路标,回忆之路途上,路标已失却,依稀难辨,但回忆乃人类的天赋,也许它终有一日能带领人类重返这条神性之路。
  就像是一种巧合,绿意在后来接下来的一首诗里,也写到《天体之死》,之后又写了《死的理想主义》,《空中的墓地》等一些诗,她的诗在标题、主题上仍然显得灰暗,过往的经历仍然在纠结着她,她又写了像《黑色一百行》这样的组诗,但其实,她已经变得理智了好多,原来诗中的那种激烈的情绪,已经变得更理智,在情感上更多的是一种分辨、辨析,句子、字词、修辞也变得更扎实,这些也忠实地反映出她的一种思,在把句子如何写得更漂亮还是更忠实于她真实的感受上,她显得更接近后者,而这反而,给了她句子的表达予一种扎实,在《天体之死》一诗中,她从一个“出租车上的烟味”开始写起,联想到了自己的当下生活,又写到了“天体运行”,写到“细胞在体内/繁殖死去”,写到“犯罪团伙/在生态系统杀伤抢掠”,又写到了父母,最后,又回到“出租车上的烟味”,在这样一个不断地积极展开中,她显得更沉着而自信,尽管在有些地方,表达的可能不全部是真理,但在一种描述的行进中,仍可看出她的一种顽强,她不惧于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情感和生活,在这样一种较复杂的关系中,她已显得游刃有余,一如在《黑色一百行》等诗中,她也显现出了这种不断地在曲折的思和感受力中行进的能力,这其实也表达了她在生活中的一种自我的进展,她已部分地从自己个人的经历的苦痛中摆脱了出来,再面对它时,她显得更有办法,也更加有力量,而其中,她的诗又尤其显得具有一种真实。
  我们说,在读绿意的诗时,总是说她的诗中有一种真切的力量,这种力量已经成长,在后来的一些诗中,这种力量中甚至反映在了一些出现了的他者身上,同样让我们觉得,现代诗中能有一种这样的从完全个人自身的关切中摆脱出来,而真实地关心他者,实在是难得,因为在这点上,我们自己本身很难做到,所以对这样的关切在诗中真实的展现,尤其钦佩。在《养父》《老年站台》《哭声》等诗中,她都显示出了一种对他者的真正关怀,其实这种关怀又和她的早年的个人经历息息相关,她对他者的关怀里关联着一个对自己命运的本能维系,而显得尤其真实,有效,自然,天成。
  在一首最近写的《未经之境》诗中,她写出了一种,在对未来既充满期待的同时,仍表现出了那种根深蒂固的不安全感,这是真实的自然的,也是对的,因为诗就是要写出真实,对真实的实在的辨析,才能在一种有效的范畴内增长自己,才可能去做到一种在更高的层面上面对自己,获得一种理性,一种自由、道德,从而说出自己的心意,而在绿意后面的诗中,好像很少读到过类似于《普鲁托》这样跳脱、单纯、自由的诗,但有时仍能在一些诗中读到那种类似“新娘的喜悦”似的情感,以及一种新颖的关于诗的整体性的考量与实践,这是自然的,也是她的经历所决定的,要达到那种自由,获得一种更崇高、完整的自我,她只能更忠实于自己的本色,因为,这样一种崇高只能是从自己的本我中生出,也只有是这样一种在自我的本我里的获得才是真正的获得,对苦难的不断反刍,正是她必须要做的,因为这是她内在的需要,她尊从、忠实自己的心意,一种善知行动,而我们也从这种行动里,已经获得了一种感动和关于人性的善的知识。
  就像她在《未经之境》诗里要表达的那样,那种宏大的气氛(“云海一样气势磅礴”),当她对诸事物在最后取得了宽容,其实也是在更高程度上,和自己的命运,和自然、历史、天命,在一种更深刻的层面上达到了一种和解 ,而那时,她的心便会获得更多的宁静和智慧,因为真正的力量的获得也是意味着一种安静,但诗人对此早已了解并有期许,因为她知道 ,就像是在《梦中的婚礼》一诗中所描述过的那样,节日会到来,我们终会获得神圣的礼仪,而“好时辰更是需要等候”。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