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聂广友:边界笔记86:自己的心意/读《古埃及亡灵书》第一篇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6-17  

聂广友:边界笔记86:自己的心意/读《古埃及亡灵书》第一篇




和萨福相同,《亡灵书》里
“我的心意”以“我”
(第一人称的方式)
导出,“我的心意”的
诸多层次,直接时的
诸多层次,以及“我”
在一种委曲(一种通道)中
的对心意的终于说出,
在一种单纯状态下,
无遮蔽、庇护中,
在一种直面世情(世界)
的委曲中。

“我的心意”说出时
处于这种裸露状态下的
世界的元素,世界以一种
元素状态于“我”之中
的组成,即,我进入一种
和世界元素的直接相处中,
同时,证实了我的单纯及
裸露的状态。
进入世界的心脏。

比荷马更接近一种
世界刚开始状态时的
简朴、微红的色彩,
悸动、惊动,而无畏,
而孤独的自己对世界面对
的无依靠状态,
即委曲的原来。

世界仍处于一种概念中,
从理念推导出的历史
仿佛才刚刚开始。

人用一种呼告的方式(直接)
在确立基本秩序时
而确立自己,出于一种
本能状态下的自己的诉求、辨认
显得真,如原始之火。

自我的迸发,却是用一种
友善、友谊、友爱的方式,
即善知的方式,这是一种
人类最本原的方式,
来自一种自发、简朴的状态,
而是自然的。

人在这种状态下的澄明
如处于半神状态,
有神、灵在场。

历史即以这样一种
传奇的方式开始。

在这样一种方式下
会出现的诸地名,诸人名
的慎重状态。

每一个日子出现
均是时间概念
(在一种最古老意义上
的去理解它),均是
时间本身的开启。

“我”的忠诚来自于
一种和神相伴的状态,
对神的信,来自于
一种内在的力量,
自我需求一种力量
来要求被庇护,
信、忠诚是一种本能,
也是善知,铸造 “我”
的基本,人的品格。

在最初的状态下的
人的生活,简朴而有秩,
皆出自需要,本能,
而充满力量,这种力量
尤其显得重大。

人也因保存了神的知识
而事关重大,
言、行皆如同,
皆有序,而充满预示。

人因有了自己的位置
而充满了仪式感,
充满了内心的安定、成就。

诸事物也因有了自己的位置
而自立,同时也确立我们自己,
我们和事物的关系也处于
这种简朴、微红的状态中
(神圣的状态中),敞露的
原朴自然,尚处于。

在一种人神的开放中
万物的关系很复杂,
诸多头绪,充满了预示,
皆有可能,甚至颠倒、错误,
这种错误是一种善知,
是一种证据,作为它而存在。

话语处在一种人神开放
的状态下,都是为了性命攸关的
呼告,从而说出了自己的心意。
因而是最初的话语。

啊,多么委曲而善的话语,
只是出于一种最基本,
是生命、本原的自行在行动。

其中有一种对死的无惧,
因充满一种无惧死亡气息
而微红、简朴,而委曲。
因其乃在一种活命中,
充满了深刻的洞悉,
而获得死的知识,而
进入一种开放的状态。

因其能自由地走在
寂静的事物中,而喜悦,
阶、道、石栏,而喜悦
和欢喜的事物在一起,
而称心,是因为具有善知,
它们方才成为了欢喜的事物。
人、神、灵魂,方能
在一种死亡的简朴微红中
印证一种本原的存在,
它是一种“真”的发生。

因为说出了“我”
而充满了委曲,而进入简朴微红,
因充满 了委曲,说出的“我”,
才是“真”的说出,
这唯一的说出心意的方式,
这善。

人因为能这样说出,
而具有了纯洁的善,
无瑕的品质,和道德,
而充满人的委曲,本质。

是在读萨福时,第一次
洞悉了这种气息,
是它指引我,因而能
读《亡灵书》,我
获得了本质的欢乐。

因为有“我”,即呼告、
诉求,对善的,对生命的呼告、
诉求,是一个善知,而显出光照,
而显出微红简朴,因生命直接在
呼告,而事关重大。

何为善?因其是在一种
敞开的人神状态里的,
认识了死亡知识状态下,
即,人面临一死状态下的最初,
亦最后(如同)的声音,
而裸露,而真朴,而能是
本原的心意——被说出。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