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木朵:诗十二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5-04  

木朵:诗十二首




明月皎夜光

辞海的扉页上,月光撩人;
醒目的人让位于众星历历。

野草为配角,服务于天外
来客,看惯诸多沾沾得意;

以玄鸟的天资,撒满仙气
于凡间,秋蝉吮吸着真谛。

人,万物灵长,于此领悟
虚名的幻灭,但还不彻底;

北斗负轭之际,如何仰视
耸立在磐石上的人之出奇?

友谊的似是而非,谁得知
络绎愁思跳脱了滴滴定义。


夫子自道

有的人是为他所处的时代而写,
有的人为所有时代而写;
我有时也写给自己的时代,
有时,我体会到自身超出了这个时代,
或属于一个较早时期,或与未来读者交谈。

有的读者理解我的这个方面,
但那个方面无缘一见。
有的读者以为我输给了自己的时代,
却不知我赢取了所有的时代。

有的读者从不认可我属于所有时代,
但有的读者迟早会接受这一事实:
我确实有过存活于我的有生之年以前的
一个个时代的机会。
这是一个生活的悖论,但不会是
语言的、也不应是情感的悖论。


树中之树

在午间广播中,树中之树
再次发现它的发现者,
醉人的、已从上午疲惫工作中
恢复元气的精魄
从音乐中返回他的无名状态,
停在音乐中——无名的旋律——
犹如树中之树被大雨覆盖,
从不凸显自己的受难意识,
不从自己筋骨的困乏中获取教益。


山泉的告别

这些泉水,此前,从细小叶子
——有的已沉积多时,有的终生浸没——
所铸就的沟床流过:
水是清澈的,而叶子有些是腐败的,
啜饮源头的贪婪但已没希望的嘴,
从叶子与山泉的交互中显现。

山泉能感知人在看、人的影子
孤独而无色无味。
此时,与其他的水波一起,
它们正注入圆穴,归化于一个他者:
多重命运的同心圆之心、
称之为“水乡”的终点。

它们已找到了归宿;
它们真正找到了归宿的不可理解性的起点。
它们摒弃了自私,以及对自我意义的盼望,
先是自愿,后是被迫,
它们在一体的水中,已不与他人
分享它们的苦衷。


孔丘的投注

水波从桥孔穿过去,
巨大、沉实、无声;
此情此景,就是我们人的命运:
不是我们的倒影,而是我们的眼波、
我们的肉身和灵魂,一滴一滴流尽。

我们日夜穿过桥身,
但从不觉察桥正在穿越我们人、我们的日夜。




现在——已不必感知的、他人的时间——,
他已摆脱了他的舞步对他本人的追随,
已摆脱他作为一个舞者的历史,
已丧失雨中跑向的目标。

终止于不再理解,
而非不可理解。
夜雨碾压的
已不再是
他的梦
中梦。


诗作为一个实践的困难

在事物与活泼的语言之间,
隔着三层薄膜:
第一层是事物与语言的相关性,
第二层是曾经确认过这些相关性
——并反思这种确认流程——的杰作;
最后一层则是一个人在认识
诸多二者关系时,如何做到言行一致?
这里包括他无法完美绘制自我
认识时产生的喟叹。


超载

图像转化为语言的能力
是我渴望具备的超能力之一,
而语言转化为图像——更好地认识
图像,并通过这种认识
更好地体验语言——则是超级读者的职事。


归航

花无法证明其存在的价值,
在花的海洋,周旋、应答之后,

它归于表面的僻静,
并未屈服通行的行规,

继续……以类似的花蕊
抖落平摊的浪漫。

没什么两样,它的黎明
与花的海洋共享一轮红日。

它的实力,它的真情实感,
如此自然,合乎一朵花的定义。

深知残酷的时间法则——
那不可贿赂的迟早要来的评价。


知音的来路

知音是指知音史的全貌、
最好的知音,或知音史中
最饱满的一环;总之,
知音是体验层次的最高级。

不能啜饮醉人的芬芳时,
知音才作为一个知音、
一个作为指引者的人、
一个有作为的座位凸显。

当我们渴望知音时,
貌似在反思已有的友谊,
而实际上,这时我们处于
至阴状态中还不适应,

久而久之,我们就会喜欢
至阴的弥漫,然而,诡异的是,
当我们真正懂得欣赏至阴
就是至福、就是指引、就是知音时,

这时间中的最值得逗留的时间,
我们却发现对知音的理解
出现了偏差:知音只从实践中
——理解的实践和创作的实践——

来到,尽管知音形象
即将凸显的一刹那,
恰好有个人来到身前,
我们就会慷慨地把此人称为知己。


追溯启蒙的开端

无根的河,弹奏树:
这一幕,平等于
树饮干河面潋滟;
但二者均未
凸显于童年。

即使一次垂钓,惟一的
鱼竿并不记得
线与钩的来源。
但它不忘
惟一的渔利,一条小鲫鱼
从河中跃出
看见树的倒影,
独占、绝望的倒影。

无人
适当地教他
应放生:
无人投下
巨鹰。


文学史

思想的大脑早已成熟,造诣非凡;
现在,卓越的实践也只能与之齐平。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