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木朵:诗六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21  

木朵:诗六首




授予的怒焰

回到我的身边来,
这是你不可更改的大命运!
你欠缺的其他才能
我不曾给你,也不会给你!
我成全你的是诗。
只有从这里——我一开始为你选中,
并多次忍受你的违逆——你才获得新生,
才拥有与肉身不对称的非凡能力。
若作他想,走不出荒蛮、到不了胜境。
不可更改!你每次陷入人生低谷
必然来到这里,重拾沉淀的诺言。


泉水的旁注

就像这一幕:
他们一看见明亮的泉水,
就冲上前去捧饮、痛饮,
就好像上苍赐予额外的财富,
每个人得到了比份内更多一些的施舍。
就像他们一路上谈论诗艺的进展,
  无论他们中最为高超的诗人谈得多么好,
  都只是诗神流露最宝贵的琼浆的一部分,
是这些人对自我最有才干的一部分的宣示,
永不可能是全部,绝不会把至福消耗殆尽。


这个人的死法

聚会的末尾,大家谈起严肃的话题,
提升夜间娱乐的品味;每个人也是
该想想了:作为一个怎样的人死去?
其中一人说到他愿意作为一个儿子死去。
我当时觉得这是一种同义反复、一次敷衍,
觉得这人要么太狡猾要么太浅薄。
回去的路上——回到宜春走高速至少要两小时——
我坐在副驾驶位置又想起这个人的说法。
比较我以一位诗人的名义离世的说法,
他的说法朴素而真挚,尤其是,弦外之音
嘈嘈切切,令人扪心自问,既体面又体恤。


阅后即焚

一位已去世的外地诗人
生前寄给我的一本书
到了——可它的主人已不在了。
他死于自杀。但自杀的缘由
不会在这本书的希望中。

我并非他的知音,甚至
他不知我写了怎样的诗;
只因我是一位冉冉升起的散文
作者而投来一声嘱托。
这本书页码旁白处密密麻麻

记载着他的注解,是对不时
出现的下划线所触及的句子
的释义与引申。但它们
零散、随性、话痨。这本书
在他死后很可能颠沛流离,

这个预判促成了他决心选择
它的妥当的第二任主人。
无需我同意,书翩然而至,
与死神赛跑。现在,我得到了它。
但这是一根凛冽的肋骨。

他的极端死法加重了
这是一笔遗产的感觉。一种
被选中的感觉。他在暗示我
继续做点什么,还是分送
生前藏书时碰巧把我列入名单?

可我的书架上已有一本
同名之书。我并不急于分辨
二人在读法上的差别。已经三年
不曾触碰它和它的孪生兄弟。
直至今日,书的作者百年诞辰。


谁能赢得三脚鼎

他来到众诗人中间,
这位刚刚熟读过《神谱》的读者
总能从众人的讨论中
拾起荷马史诗的头绪,
触及那初升的有玫瑰色手指的黎明,
抢走别人的风头,气度非凡,明晰地
概述众神之间的关系,凡人献祭或起誓的种种情由,
令在座诸位不得不佩服他的学识,并开始关切——
相互探听——这个人有什么来头(敌意):他的父亲是谁?


过人的银杏

走近一棵焦渴的银杏树,
了解其死因。
     但它并未死去,
确切来说,它并未以我所理解的
死法赴死;
    (我是如何嗅到了死亡的讯息?)
死,在它的世界里,是一件次要的事,
正如语法与授受关系。
         (我凭什么做出
这个判断——虽无力证,但此言不虚)
我以虔诚之心走近它,
事后,我会回忆一个浪漫的画面:
人走进了银杏的腹地。
       这般回忆失于笼统,
因为银杏几乎从未显露本性与通道,
而只是额外的装饰。
        更谈不上忘年交。
纵使拍下一张照片也只能证明
人站在银杏旁,而不能引申为
银杏稀释(庇护)过人的孤单。
银杏拒绝过人的来访,
    以落落寡欢与洒脱的形式。
它的落落寡欢、它的洒脱也不
    以人所通识的方式发生,
这是它的种群立足人间百代相传的秘密。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