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爱伦·坡:钟声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21  

爱伦·坡:钟声

曹明伦


             1
         你听那雪橇的银铃——
           那银色的小钟!
它们悦耳的铃声预言了一个多么快活的世界!
         他们是如何丁丁锳锳
         在夜冰凉的空气中!
       点缀于天幕的颗颗星星
       仿佛都快活地眨动眼睛,
         眨动水晶般的眼睛;
       铃儿丁丁锳锳地合着拍子,
       合着一种北方神秘的旋律
       合着那悠扬快活的丁丁锳锳,
       铃声流出那小钟般的银铃,
         丁锳,丁锳,丁锳——
  铃声流出那丁丁锳锳、锳锳丁丁的银铃。

            2
      你听那柔和的婚礼钟声——
            听那金钟!
它们和谐的钟声预言了一个多么幸福的世界!
         划破芬芳馥郁的夜空
         如何奏鸣出喜乐融融!
           从那悠扬的金钟
           和谐的铮铮鏦鏦
         一支多么清丽的曲调
    飘向那只爱慕地凝视着月亮的斑鸠
            她在倾听!
         哦,从那些钟楼
  荡漾出那么多如此美妙动听的钟声!
          如此抑扬噌吰
          如此悠扬铮鏦
      飘向未来!——如此奏颂
        那欣欣愉愉陶陶融融,
      是那欢天喜地鸣响的钟声,
        丁东,丁东,丁东!
       金钟铮鏦,金钟噌吰,
        丁东,丁东,丁东——
   鸣响这悠扬起伏贯珠扣玉的金钟!

             3
       你听那刺耳的警钟——
           听那铜钟!
它们喧嚷的钟声讲述一种什么样的惊恐!
       在夜晚惊惶的耳里
       它们声音那么凄厉!
         吓得不成声调,
         只能悲鸣尖叫,
          多不和谐,
  吵吵嚷嚷啷啷当当向烈火乞哀告怜——
  疯疯癫癫当当啷啷劝又聋又狂的火焰,
       火越窜越高,越窜越高,
       以一种孤注一掷的心愿,
       以一种不屈不挠的努力,
     现在——现在,不然就休想,
   窜到那脸色吓得苍白的月亮旁边。
       哦,那警钟,警钟,警钟!
       在讲述一种什么样的惊恐
              和绝望!
        它们是怎样当啷当啷当啷!
        它们把一种什么样的惊惶
      倾泻进瑟瑟发抖的空气的胸间!
         可那耳朵,它一清二楚,
            凭那鈡声铿锵,
            凭那叮铃当啷,
        那危险是如何潮起潮伏——
          是的,那耳朵一听就懂,
            凭那啷啷当当,
            凭那当当啷啷,
        那危险是如何潮起潮涌,
  凭着那愤怒钟声的起起伏伏低低涌涌——
             那钟声——
       那长鸣的警钟,警钟,警钟,
          当啷,当啷,当啷——
       那吵吵嚷嚷当当啷啷的铜钟。

             4
         你听那悠悠丧钟——
            听那铁钟!
一个多么肃穆的世界出自那哀婉的钟声!
        在万籁俱寂的夜里
        我们如何不寒而栗
     当听到那悲伤忧郁的钟声!
         因为那声声鸣奏
         发自生锈的咽喉
           是声声呻吟。
       而那些——哦,那些人
        那些住在尖塔上的人
            孤孤单单,
      他们把丧钟鸣奏,鸣奏,
       在沉闷单调的钟声里
      感受到一种光荣,滚动
     一块石头在人们心头——
    他们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
     他们既不是人类也不是野兽,
          他们是幽灵——
    正是他们的君王把丧钟鸣奏——
      他鸣奏,鸣奏,鸣奏,鸣奏,
        从钟里奏出一曲赞歌!
         他快活的胸膛起伏!
        随着丧钟的那曲赞歌!
          他叫嚷着高歌起舞;
       合着丧钟幽幽咽咽的节奏,
       合着一种北方神秘的节奏,
          合着那一曲赞歌——
             发自丧钟——
       合着丧钟幽幽咽咽的节奏,
       合着一种北方神秘的节奏,
          合着钟声的震动——
        钟声,钟声,钟声——
     呜呜咽咽抽抽噎噎的钟声——
       合着幽幽咽咽的节奏,
      当他鸣奏,鸣奏,鸣奏,
         以快活的北方节奏,
      合着钟声的荡荡悠悠——
         丧钟,丧钟,丧钟——
       合着钟声的荡荡悠悠——
     钟声悠悠荡荡,荡荡悠悠——
            丧钟,丧钟——
合着呻吟哀号悠悠荡荡,荡荡悠悠的铁钟。


*此诗堪称爱伦·坡所追求的“音乐与思想结合”的典范,俄罗斯作曲家谢尔盖·拉赫玛尼诺夫(1873–1943)据此诗创作了合唱交响曲《钟声》(作品编号35);英国作曲家约瑟·赫尔布鲁克(1878–1958)为此诗谱写了合唱与乐队曲《钟声·序曲》(作品编号50);美国民谣歌手菲尔·奥克斯(1940–1976)和苏格兰声乐家诺曼·伍尔夫森(1945–2009)都曾改编并演唱过《钟声》。——译注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