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17  

木朵:诗五首




不义之壳

我认识的一个女孩看来破产了,
正在朋友圈变卖她的房和车。
现在,她到我这边来,向我倾诉时,
我正在
写诗。
我觉得她可以停下来,而我的诗不行。

我正在写诗时,一个女孩向我倾诉。
她一个字也不提她就要破产的事。
我不想她的形象在这时闯入我的诗,
又不想做一个决绝之邻人,
我忍受她的倾诉,绝不让正在写的诗
中断既定的轨道与味道,
迅猛地,在诗的四周,
创造出一个坚不可摧的壳,
任何蛮力都不可能闯进去。

在壳中,我正在写诗,
在壳外,我扮演一个倾听者。

这意识之壳造好时,我还在写诗,
她已停止了倾诉。她走了,并不
知我为她创造了一个精致的硬壳。


智者来到我们中间

智者来到我们中间,
吸引着我身旁的其他人。
他的谈吐优雅、得体,他在我们尚未
意识到的领域开疆辟土,
他来到我们中间
就像是劳动间隙的乘凉闲聊。
可我渐渐怀疑他的使命、他的夸夸其谈。
我想象一位更高明的智者形象,
他应该是沉默不语、笑而不答。
不必来到我们中间验证与阐明,
不必将一种明显的恩惠播及我,
启示我与我身旁的其他人
在某一方面存有天赋上的差别。


永恒的一幕

呆在原地久一点,你将看到:
从风云网吧走出四个疲倦的年轻人,
通宵达旦的游戏之后,迎来了
又一黎明,现在,他们将又一次分别。
基于共同兴趣,基于青春时的机缘巧合,
他们缔结了永恒的友谊,其中三人
将被他们中的最强者带领,最强的意志,
开启混迹社会的蜿蜒前行的人生。


漫游指南

他只身走在荒洲的茅草丛中,
深知这里的每一样花草
都能化用于诗中,任其调遣;
这个意识造就了他的自信,
旋即,又营造了萦绕四周的荒芜:
近旁没有一个知音,
花草充其量只算得上半个。
然而,事情的转折就在于
他还能凭空生成另一个更为辽阔的意识:
那个意识强调的是一位诗人的雄浑,
提醒他不为一个小小荒洲所困,
在精神王国中,千万个荒洲
狂风劲草,那就有另外的从容步伐,
他们都是雄浑诗人,互致问候。


父与子

每一位日后必定叱咤风云的俊杰刚刚跃上舞台,
那时,人们都会第一时间指出他的父亲姓甚名谁:
这是特拉蒙之子埃阿斯,这是佩特奥斯之子墨涅斯透斯,
那是安开奥斯之子阿加佩诺尔,滕特瑞冬之子普洛托奥斯……
但时至今日,江河日下,谁还会记得一个人的父亲?
谁又肯衷心承认他在精神气度上只能算是一个人的儿子?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