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余怒:诗三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15  

余怒:诗三首




有感
 
林荫道旁,看见手挽手的一对
年轻伴侣,我上前,与他们并排
走上一段路。他们相视一笑,没有嗔怪。
(我也没有为这么一把年纪而感到羞怯。)
一群骑自行车的十四五岁少年揿着
车铃,故意绕到我们的前面
扭动着绝尘而去。托马斯·品钦说得好:
从十五岁到五十岁,我们只是在
空间中改变位置,如彗星之远近。


雪中早晨
 
有人在皂荚树下,仰头看
树杈间的雪。静谧自上而下,来自
某种压力差。
我也有着诗人都有的那种迷茫,对于
无限,及其用以迷惑我们的不确定性。
想起多年前,同样的雪天,给一个
老朋友写信,描述早晨的景物。
看一会,写一句(在表述不清处
做记号)。早晨形成,被我们看到。


残篇
 
许久我才发现,房间里
就我一个人,但房间很大。
因年纪的缘故,我正在成为一束光:
去年我五十,今年我五十一,明年我五十二。
我坐在地球发出的光里。一直是。
(那才称得上“光”呢。)
地球很大。我知道。地球也很古老。
在房间里,我用文字记述它,因而有很多疑惑。
像一个新物种,从悬崖飞下,不了解空气动力学。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