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孙文波:回忆喜鹊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4-07  

孙文波:回忆喜鹊




……你写到的喜鹊我已经多年不见。
只有记忆中,它们还在飞翔;一只
刚落在院墙上,就被狗的狂吠吓得坠落,
一命呜呼。情景让人胆颤。还有的落脚
在白杨树顶端,用叫声寻找配偶。
在苍凉空阔的冬天,它们几乎是北方的象征;
杨树高大枯枝上的窠巢,
犹如黑铁般装点天空。我观察过它们筑窠巢,
反复飞起又落下。把细树枝衔向空中的举动,
犹如西绪福斯推动石头;说明命运
存在某种不可言喻的同构。那些年正是它们,
让我在田里踩着玉米桩的徒步
显得不那么突兀。很多次,我都是数着一路上
有多少个喜鹊窠巢度过下午。
甚至不无攀附地把自己与喜鹊连在一起。
觉得生命存在的方式,与它们颇有一致之处。
只是我没有固守一地。还在不断漂泊。
如今,我呆在南方。这里有更多鸟供我观察:
鸦鹃、草鹬、乌鸫。但它们太优雅。
没有一种鸟让我感慨良多。它们永远不会
让我一想便如感冒寒冷涌来。喜鹊每一次
在回忆中飞,都把我带向孤独,和寥廓。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