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诗六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27  

木朵:诗六首




千百次叫唤

事后,女孩仅穿着男友的白衬衫
伫立于落地窗前,回味着
几乎不能重演的嚎叫一幕,
为自身的潜能暗暗叫好。
并品尝意识之甜。

而那耕耘者还在熟睡,
他注定匿名,他没有同步地理解
不久前他精致耕耘的田地
此刻更加美好。他无法理解-共享
这个时刻。赤裸的女孩

仿佛置身于赤裸的阡陌之上,
暖风接洽她芳香的体肤,
她的感官世界簇然一新。
她感觉到了她那无比满足的体验。
被耕耘的满足仅仅是其一。

她将走向哪里?在那里稍微
降低一下最饱满的情绪。
而从那里返身回归耕耘者苏醒
而来的世界,眼睁睁看着,
她复归于未开化的虚无-淫威。


秀江赋

河水昨日澄明如练,
  城区唯一的明珠;
但今日浑浊,恰似本源流失,
  细细推究,灵魂仍在。

河水今日澄明如练,
  为城市注入健康灵魂;
但明日浑浊,改写单纯的进程,
  不改随物赋形的本能。

既非水也非河,只是灵动总体
  的万千分支之一;
但流经此地,屡屡奉献全貌,
  而我们只庆幸于万一。

又是水又是河,近在咫尺
  的反知音,明了我们的私利;
但哪有功夫替我们解围,
  明知而不犯,不管谁诉衷肠。


仅次于神启

那蹦闪出来的一句诗
是诗神训练你的一个结果,
情似施舍——然而,作为人子,
你不甘心止步于此,盼望
第二句诗中的奇思妙想
足以与威严无比的诗神相抗衡。


无望的关照

他往无望的池水中投下
一枚硬币——生命中不可胜数的
希望之一,但铭记于心的
这个投放的举动、他自身位于希望
与无望之间的形象
带给他日后希望的其他形式。
  池水何必作答?
  池水焉称无望?
无望的时刻投下硬币的人
正把自己酝酿,这一渺小的举措
——他并未意识到他的投入甚微——
正一步步把它的施予者
从硬币临时的所有者改造为
一泓碧泉的临渊人,也许,此后,
懂得啜饮,才为真知。


美的美德

我们仅能看到美的一部分,
不能奢望太多——即便这有限的内容,
我们称之为“美貌”的对象,
也极有可能快速转化为原始的欲望,
如非美德的救赎(美德既可以源自美,
亦藏身于欲望的铭文),我们就深陷其中,
眼瞅着自身变得不可理喻,
成为美的对立面,成为圣贤的反面教例。
我们必须仅仅看到美为止(受美的激发而去
创造与之媲美的艺术之真除外),
而不是油然而生据为己有、任意蹂躏的邪恶。


未来之诗

我们有的是,向往一种更成熟的语言;
它使我们就诗这种现有最为高级的语言形式
所开展的工作首先变得更有意义也更有意思:
我们为未来之诗工作。

那么,这种更成熟的语言
是基于较之现在更为普遍的运用、
更为精湛的技艺、更为丰富的情感,
还是必然由人杰率先体验、出色使唤
之后才出现在我们的追求面前?

我们凭什么比以往的诗人更为
接近这种成熟的语言?作为一个最终目标,
它是否已经实现,而我们蒙在鼓里?
在未来的某一天,旭日东升、朝霞似火,
普遍的活灵活现的语言状况令诗人满意,
并滋养数一数二的人杰,造就恢弘的诗篇,
语言中的惊喜不断增添,使用这门语言的人
兴致益发浓烈,并深信不疑一个事实:

语言的改善既是文明之花,
           又是文明之果。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