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3-05  

木朵:诗五首




读者问题

我们从哪里找寻写作的主题?
不是为了又多一首诗,持续向乡贤
证明自己的存在感,而是
必须朝这个角度考察:
创作数十载,你凭什么向
至高的诗神及他所默认的
早期杰出诗人声明
你也身怀绝技,秉持赤子之心?
我们所取悦的读者绝不是
时间序列上比创作日期更晚出现的
那一部分,绝不是,等你找到
那明确的主题,并欣喜于
字字千金的一刻,就不难明白
至纯至坚的诗篇是为了谁而写。


雨的两个读者

雨,毫不吃力,找到它的读者,
丝毫不在乎,这是一个还是一群;

不追查读者的真伪,不分昼夜的读者,
更不明显厚待室内反省的那一人。

对雨的感知,即便已有一点不同凡响,
但只要通灵于一棵树或两只鸟

就不至于为自我的滋长太过豪迈。
受惠于雨,仔仔细细去感知这一点;

有别于受惠于雨的读者,他人的讲述
为何能促成感知体系的突发畸变?

雨的这一读者看不见那一读者,
浙江看不见江西,无尽的雨帘

虽然恢弘(要怎样才能感知到这一点)
但仍可窥测(何必受肉眼的搓揉)。

千百年间,雨送走了合格的读者,
淅淅沥沥的当下,一人的咕哝算得上

吹毛求疵?雨的皮肤是波浪吗?
此在的读者恰是病句的修订人。


这是谁的留言

如果我们思考宏大的主题,
比如正义、自由、爱,
我们的创作就面貌一新,
就更明白神力所在与人力极限,
对读者的想象就上了一个等级,
我们就懂得作为一位诗人的荣耀
到底是什么,于是,赋予时代之诗
简单明了的品格,我们将是
激情四射的强力诗人。


全集的脚注

我把不同时期的诗混同在一起,
我不爱留下创作日期,尽力
避开时间之箭。谁能一眼就看出
一首诗是少作?他不应为此
沾沾自喜。我对高级读者的要求
不限于此。不同时期的诗可以有
无限的组合,耐心地抑制一首诗
独占鳌头。这就是我对“全集”
的理解。不被一本书的页码
有序承载,不被一首诗反衬真身。


无题

没有人会在意你写了一首怎样的诗。
坚持到最后,你的诗中就没有人
与你对谈。你将找不到雄辩的理由,
你所生活的朝代逐步变成了泥浆,
不再是这儿存在什么,而是通过
反复地蹂躏,那里会生长出什么来。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