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克莉斯蒂娜·罗塞蒂:诗四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2-18  

克莉斯蒂娜·罗塞蒂:诗四首

乔亦娟 译



“儿子,记住”

我躺在你门前,我是拉撒路;
    我躺在这儿无论你看见没看见,
    饥渴交加,疼痛,生病而赤裸,
像一条求安慰的狗,梦着残羹剩炙:
当你享尽一切豪华奢侈,
    衣轻裘乘肥马,遍尝美味佳肴:
    这尘世的奇景不再使你惊心,
我躺在这儿无论你是否闻问。
有一天你变蛆虫,我亦如此:
    我的蛆虫天使唱着歌,喇叭齐鸣
      所有的渴望终止,我心满意足:
而你将如何,唉!你将如何?
    火焰和无法消除的干渴。
      干渴和不能扑灭的烈火。

注:加引号标题为引用圣经中原句。下同。


泣血之爱

爱已死亡已被埋葬,但昨天
    它迸出他的墓穴与我相向;
    他一脸茫然无从相认,灰暗
蒙尘的眼中也没有记忆的留痕。
而我,记忆犹新,却无以言表,
    只感到胸膛中加速的心跳;
    往昔的落霞余晖回光返照,
逝去的乐声在耳畔余音缭绕。
这是真的相会吗?——我记得年少时
    我们相聚,满怀爱的激情和希望,
      我们分手时希望已死,爱仍活着:
    我记得分离的情景,随后心害了病,
      回忆,爱,了无希望,萎靡不振——
这是相遇吗?不,我们并不曾相遇。


“无法减轻”

如果你是在水中洗手
    为何它如墨般漆黑?——
因为我手愚蠢又脏透:
    逝去的年华不再回头!——

如果你是在水中濯足,
    为何它如酒般鲜红?——
因为我双脚将过去求索;
    所经之处皆血红之色。

你伤害了母亲还是父亲
    致使你的污秽无法减轻?
我伤害的不是母亲也非父亲:
    用邪恶之眼我杀害了爱情。

你伤害了姊妹还是兄弟
    致使你终日不得安宁?——
我伤害的不是姊妹也非兄弟:
    用冷酷的心我杀害了爱情。

他爱我仅仅因为他爱我,
   而非因我的美貌和魅力;
他爱我只是因为他爱我;
    他的爱使我感到快乐。

我爱他却并非如他爱我,
    对他的爱和真心我玩弄逗乐。
我爱他并非如他爱我,
    浪费他的青春,虚掷欢乐。

吃他的生命像吃宴席,
    饮他的流年像饮美酒,
我愈加丰腴他日益消瘦,
    我欣欣向荣他憔悴衰弱。

他的生命像汩汩流水,
    烟消云散一去不回:
我手墨黑我脚鲜红,
    负疚之心比墨和血更浓重。

冰冷如石头,坚固,沉痛;
    所有我的叹息不能给它丁点安宁,
所有我的泪水流啊流啊
    流啊,不能使罪过丝毫减轻。


浪子回头

那盏灯还亮着吗在我父亲的房间,
  那是我离开那晚他点燃的灯盏?
在雪松树影下我回头望了望,
  看见它透出一缕金色的微光;
  他是否想点灯把我回家的路照亮?
  
饥肠辘辘,对着饱餐的猪猡,
  饥饿是我应得的收获;
在梦中我数着父亲的母牛,
  聆听他羊群的铃儿丁当作响,
  看草地上吃草和蹦跳的羔羊。

在父亲家里有吃不完的面包,
  仆人们酒足饭饱还绰绰有余;
紫色的醴醪泛着泡沫,
  油和香料弥漫甜美的气息,  
  而我正饥寒交迫即将死去。

那些仆人们有福了,比我幸运和富足
  我身为儿子难把父亲容颜睹!
我要站起来,到父亲跟前去:——
“身为堕落的不孝子,丧尽了脸面,
  父亲啊,请给我一个——仆役的位置。”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