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顾爱玲:诗四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09  

顾爱玲:诗四首

刘巨文



周末野游

周六一早冷得无法散步,
我们终于达成一致。
在海角的岩石上,潮水的腥气
给片片页岩涂了盐,这空气震惊了我们——
冰柱紧附在峭壁的裂缝中,
迫使它们分开。我爬过崖径
像一只过度武装的螃蟹,稀薄
咸涩的空气叮咬着我手上的擦伤。
从你栖息的一道黑岩上,
你凝视那艘钉在海平线上的拖网渔船。
海鸥集翔在高浪之上捕鱼
我就知道为什么大海是一副身体
和我们一样生涩,咸,每一条分界线都有死亡。

路边的棚屋,卖汽油和蓝莓的
招牌,沾着泥,雪星星点点。
我想停下看佩诺布斯科特河低矮的森林
把大洋分解成绿针,
但你说向前走会更好。
海面陈列着光秃秃的白油布——
富人们停泊的帆船,被盖上
抵抗冬天的暴风。灰暗的市政公园,
花岗岩纪念碑献给战死的人。
我拍下照片,就像野鸭
从彼此嘴里啪啪抢鱼吃。
1号公路边的汽车旅馆里,一条褪色
的床单铺展,咆哮的猛禽战机从基地飞出。

你的话在这反常的清晨
定义了什么不能被挽救——
寂静像雷区,迟缓的霉味
弄脏了我们的牛仔裤——返回是不可能的。
又是加油站咖啡和另一条乡村公路。
我们下车,沿草茬地去找
圣克洛伊河的痕迹。
沙砾附在路肩上,
在我们的靴子下退缩。靠近安装黑色隔板的
教堂,是一片乡村别墅的草坪。
你,总是更羞怯,犹豫不前,
而我跳过围栏,听着田地里蝗虫一样
草的沙沙声音。

我沿着一条条寒霜穿过踩不住的硬地,
在小湾背风边缘的浅滩,
两个男人正俯身潮坪
从狭长的鳗草中拽出蛤蚌或峨螺。
海水升至他们高筒靴的上沿
只有海鸥在叫喊,当他们把收获
扔进水桶——双壳贝,移动缓慢,沉默。
我们知道只能这样生活。
我听到你在靠近,但我唯一的肌肉
就是打开关闭我天真的阀门,
还有,我不能游走,游到那
陆地消尽,闪亮的曝露中——
越过阴郁的盐沼,灰白的,怒张的,大海。 


市场

萨默维尔市场对面
从尼加拉瓜来的女人们
在比较芒果的价钱
穿着血点斑斑围裙的男孩们
用纸裹起滴血的肉块,
在那乞求大火的
存纸的仓库下,
社区的拳击手在聚集。
到处是饥饿,甚至
夏天喂养的鸽子也能感到。

溜出打工的地方——
那里抗议就意味着
开除,他们在“禁止入内”的牌子下
找到了门,
他们打拳的非法拳台。
比葱更修长柔韧,他们的拳头
是布道辞,一种连击的救赎。
他们的身体在围绳里来回浮动,
放弃那无法挽回的,
为了出头死斗。


给一位老农场主

在晚秋薄暮的
掩护下我走进

你的田地
折断六个黄苹果

的果柄
从一根孤零零的粗枝上。

我尽力留下所有的
树叶。但掉落的

太多了,
你有太多苹果

躺在地上腐烂返回
根部,没有被

懂得只有在黑暗中
才安全的动物吃光。

我看到厨房里的
灯亮着

猜想
你是不是坐着

在透过夜色模糊的窗玻璃守望
还是已经睡着。

每天力量一点点
渗走,返回根部。

我偷了你的苹果,
六份这颗树上的甜蜜。

原谅我——我那时
已懂得,就像我现在懂得

这果实不属于收获的我们。


夜间火车

车厢一阵阵
彼此拖曳。
片片葵花籽皮,

碗碗桶装方便面。
赠送的橘子
它的皮真薄,它剥开了自己,

柑橘汁染脏了
他的手。一个陌生人
安歇在上铺。

我的手相算出他所说的
苦痛。我从未想过做
忠实的承诺。

女人们在车站
卖甜红薯,
在煤烟中面向黑暗。

尝到硝石,苦皮。
车站的标志过去了,很快
他也会消逝。这张

负罪的嘴想要
亲吻他的嘴。
只有微末的伤害将来自于它。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