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木朵:那缝隙中的流光溢彩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01-08  

木朵:那缝隙中的流光溢彩




墨突不暇黔,孔席未尝暖。
安知渭上叟,跪石留双骭。
一朝婴世故,辛苦平多难。
亦欲就安眠,旅人讥客懒。

  (苏轼《磻溪石》)


  在触及这块石头之前,他所罗列的意义围绕在四周,一幅明晰可辨的图画即将形成,这时,他立即竖起两根界桩,划定这幅画卷的边疆,而从滚圆的边沿慢慢踱向中心,他觉得尤为安稳、肃穆,所以,这首诗一露出皓齿,就令人看见两排炊烟。读者已熟悉这种擦边球碰击出的火花,从一组工整的搭配关系中,诗建立了应有的胸襟与樊篱:凭借“墨突”、“孔席”的天作之合,它一下子就抓住了意义的浮萍。尽管这两件轶事与这块石头还没达到交头接耳的亲热程度,但是,初露曙色的诗已得到可靠的铺路泥沙,离这块石头的嶙峋似乎近了一步。
  诗刚一孵化,就典当给了敬老院,在利于更快达成共识之际,其弊端又陷入立意的拘泥之中。就像这一组老搭档的合演预示着不可分离的牢固友情,他如何从巨石上看见最新的局势,也非易事。杜甫《发同谷县》开宗明义的“贤有不黔突,圣有不暖席”似是他这时底气十足的赭石,只要将这里的意义裂缝转移至眼前的磻溪石上,那缝隙中的流光溢彩就能分享。他没必要考察圣贤同步的其它方式,而是乐于受到故人的接见,“不”、“未”所预设的否定意味,将考验他消除误会的功夫。他既要顺从富于威严的价值体系,又要实现否定之否定的意趣攀升。
  他拟派上用场的男主角,将受到两方面人士的检阅:圣贤高高在上,而诗人要观察他的演技是否如约帮他进入角色。他应为这个独幕剧演员安排怎样的人生缩影?这时,摆在目前的巨石是人生舞台,还是舞台上的人生插曲?这块石头要如何头头是道,才免于读者疑窦丛生,才算是落地生根?他的考验在于如何放大巨石的联想效应:放眼望去,他能拥有多大的人生舞台?当石头的历史剧已排练,这块石头就丧失了光彩,变成了戏中一件不起眼的道具,起着镶嵌的凹凸作用,乍眼看去,根本不像曾发挥过诗之引擎的作用。
  他赋予这块石头怎样的符号意义,也不可避免沾边于自我处境。实际上,这首诗中还流连于“机遇”的思忖。那昔日的钓翁常态的人生在某一时刻突然转化为辽阔的世界,这种变故的前因后果在兑换成先苦后甜的人生佳酿之时,诗的松紧带就找到了:仿佛诗的跌宕仅仅是借助所言之人事的起伏来完成的。如果诗是一泓琼浆,防腐的办法包括小石块激起的层层涟漪,或者在基石左右,各有一个小孔,以便进出自如。
  预设的“机遇”话题给予石头的吟咏一个确切的方向,这种方向感应是一下子就抓住了,尽管面对现实的石块,他本可以嘲讽市侩风气,或者勾勒一幅垂钓图的怡然自得。也就是说,这块石头的用途广泛,可以置入历史剧的布景中,也可以赠给远航去捕鲸的人压惊,或者是浮萍破处露出的圈圈涟漪的始作俑者。但是,机遇被锁定了,只有这么一次,旅人的辛苦占了上风,这时,到处弥漫的是从这一落脚点袅袅而升的氤氲。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