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致朱成:带给诗一张温床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12-31  

木朵:致朱成:带给诗一张温床




床上,我赤裸裸地躺着,
像一匹放肆的野马。
白天连续的操劳,掏空我的心思,
现在什么也不去想。
生、死、渴望、激情,和性欲,
以及用血液换来的面包,如敝履一样,
我懒得琢磨。
除了无聊,生活,有什么新意?
多少旧事已经无影无踪,
眼前的一切,像我脱下后随手
丢在地上的衣服。
只有未来深沉,大气而温情,
因为我无法了解。
漏筛一样的天空洒落星光,照着
我和清凉的席子,
闭上眼,
真是奇怪,我感觉自己死了。

  (朱成《南湖入夜未眠》)


朱成:

  你好!我们好久没有联系,记得有一段时间,我们几乎是密切的兄弟,那个时候,你思维活跃,才华超群,还同时进行雄心勃勃的翻译工作。但后来,你似乎变得更加沉静了,写得少了。我也在等待你重放光彩。你比我小,正在经历残酷的考验,为有尊严地活下来,为挣得写作上更大的自由而释放自己的能量。我有时也担心像你这般年轻时就有出色的起点的诗人过了青春的躁动期就丢弃了凿洞开荒的铁锤,回到大多数人之中去了。我希望你挺过三十岁,挺过结婚生子,挺过一个硬币的两面性对你的威胁。于是,今夜,我想问的是:你在他乡还好吗?我在你的博客中读了最近几首诗。确实觉得你在快刀斩乱麻——心魔纠缠不休,你面临着一个孤独的自我阶段。也觉得你生活上不是闲情雅致,而是涌入了一头毫不气馁的狮子不断地追赶你,使你格外疲惫。你的诗就是对这种生活环境的直接汇报。但我还是惊讶“我感觉自己死了”这个句子成为一首诗的结尾,当然,这种感觉在一个存在过的时刻是真的,但我的愿望是,你不必在诗的关键环节强调这个感觉,而是找到一种办法化解它对你麻痹、袭扰。也就是说,在想到自己死了的一刻,你或许还可以再想一个新生的时刻,当这是一种练习吧。如果你问我,“生活,有什么新意?”我推荐你去拜访罗兰·巴特。他对许多新领域的发现,总让我羡慕他是一个乐此不倦的人,当然,作为过来人,他也是诲人不倦的好老师。如果你问我,诗在现阶段如何写得更有生机?我建议你学会使用一个观察自己的视角,在一首诗中,冷静观察自己而又垂青这个人,你应当是多个“我”的会合体。我也希望你能在生活中找到真正的乐趣,抵消一部分浮躁的气流,从而带给诗一张温床。

木朵
2011.10.5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