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牧斯:做屋,树大门架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12-30  

牧斯:做屋,树大门架




那日凌晨,山中静得像一张蟒蛇的皮。
从城里开进的卡车像盲眼的黑虎。
我早早起床,雾水有如米汤。
——我听不见一只虫子的声音。
冬日的山野即使乌鸦也不鸣叫,
我的房子隐隐约约,我听见自己在应答某人。
——我的声音如此细小,仿佛怕神听见。
我卑躬着,对着地仙喊——“要”。
他喊什么我都应答“要”。
大概是喊了这边的山林风水。人文寂寥。
我听不清他喊了什么我都回答了“要”。
假装他使诈掺杂脏话我也肯定答了“要”。
几个工人师傅使劲敲门正位,用车灯对着。
才燃的鞭炮响后像个锅底的丝丝声。
一点儿不熟这个地仙,建房日期便是他挑的。
对彩大概有三轮——我是不合格的应答手,
不光是我小心翼翼连我自己也感觉底气不足。
过程中,几次想滑出这个节奏。我几乎
感到了他的一丝鄙夷。“十甘庵的人就是这样,
尤其的懦弱。”哪怕做一件光明正大的事。
我的内心,时刻惦记着,附近鬼儿们的意见。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