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木朵:自知的尺寸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12-15  

木朵:自知的尺寸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
作者皆殊列,名声岂浪垂。
骚人嗟不见,汉道盛于斯。
前辈飞腾入,余波绮丽为。
后贤兼旧例,历代各清规。
法自儒家有,心从弱岁疲。
永怀江左逸,多病邺中奇。
騄骥皆良马,麒麟带好儿。
车轮徒已斫,堂构惜仍亏。
漫作潜夫论,虚传幼妇碑。
缘情慰漂荡,抱疾屡迁移。
经济惭长策,飞栖假一枝。
尘沙傍蜂虿,江峡绕蛟螭。
萧瑟唐虞远,联翩楚汉危。
圣朝兼盗贼,异俗更喧卑。
郁郁星辰剑,苍苍云雨池。
两都开幕府,万宇插军麾。
南海残铜柱,东风避月支。
音书恨乌鹊,号怒怪熊罴。
稼穑分诗兴,柴荆学土宜。
故山迷白阁,秋水隐黄陂。
不敢要佳句,愁来赋别离。

  (杜甫《偶题》)


  纳入可知范畴的,除了自己的文章,也包括历史遗留的一流笔墨。就前者而言,自写自知、自作自受,一个作品被外人知晓的可能性较小,仅限于点点滴滴的自知之明;而后者,则表明了现实交流的匮乏,几乎是不可验证的个人体会。
  这种自知的尺寸的增损,会导致自信心的相应变化。事隔多年,这首诗的开篇依然透射出两种心思:首先,作为崭露头角的宏观立论,它拥有的气势可以当作启示来理解,甚至擦出了信念的火花;然后,“知”的范畴的受限,不免令人犯愁,又为削弱断论中的斩钉截铁口吻而预存了一把利刃。
  可以说,这两个句子花巨资创办了一间企业,它们不像是思维中止在某一个点上的反应,而是一开始就拉开架势,准备大干一场,哪怕是此后为了生产,还需购买怎样的材料尚不可知。定下基调之后,等待参与合作的潜在股东排列在周边,听候他的差遣。
  实际上,他无力抗拒这个联句夸下的海口,它们携手站在首要位置,可谓不顾风口浪尖,散布着招股说明书:他已隐约感到这首诗的布局、长度,以及举例论证这一开场白的急切需要。一方面,这看似一个总结:将近期的阅历兑现为一首具体的诗,以适合他的作诗套路与习性;另一方面,他还来不及端详,这个声名一半由所掌握的部分事实来推波助澜,一半则有求于诗本身的铺张浪漫,依靠诗的成型来完整地验证由一部分事实所拥戴的声明。
  我们现在所见的这首诗,在言明自身境况之前,他有机会追溯诗的伟大传统。他找准了这个伟大传统的起点与终端,接下来的任务无非是简明扼要地点破各个关键时期的花苞。但是,读者如果过于迁就他,就不易发现接下去的八个对句中,他遇到了哪些阻碍,使之在列举历代风格时并不严守时序?
  即便算是替自己的主张鼓掌加油,他也会手足无措:这个传统应如何给予表述呢?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他可以在诗中谈论诗,并表露自己的好恶。但是,他又意识到这并不是这首诗的惟一使命,并无必要在此字斟句酌,于是,他只要挥洒自如即可。他的自我形象挥之不去,始终在这次回溯中抛头露面。在给予得失的评价之际,他为自身即将置入这一洪流中的义无反顾还感到有一些不安因素。为自己也可能成为那样的人,而进退两难。
  所以,诗的迂回必须尽快解决这一困惑,而一旦过渡到自身状态的描摹,他又轻车熟路、登堂入室,摆脱了钳制似的。那个知人的角色很快转换成知己的演技派。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