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曼努埃尔·德·巴罗斯: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6-12-09  

曼努埃尔·德·巴罗斯:诗五首

闵雪飞



用筛子盛水的男孩

我有一本书,关于水与孩子。
我尤其喜欢一个男孩,
他用筛子去盛水。

母亲告诉他,用筛子盛水
就仿佛是偷走一缕清风,
跑去拿给哥哥们看。

母亲告诉他,这就仿佛
在水中捞月,
从皮包中变出鱼。

男孩没有目的,
他想在露水之上,
竖起一座房子的支柱。

妈妈注意到,这个孩子
更喜爱空,而不是满。
他说,空更广大,以至无穷。

时间流逝,这个孩子
变得忧心忡忡,怪里怪气,
因为他喜欢用筛子盛水。

时间流逝,他发现
写作就仿佛
用筛子去盛水

那个孩子看到
在写作中,他可以同时成为
修女、修士与乞丐。

孩子学会了使用词语。
他发现可以用词语调皮捣蛋。
便开始了调皮捣蛋。

他投下一阵雨,可以改变整个下午。
孩子创造着奇迹,
甚至让石头开出了花。

母亲温柔地注视着孩子。
母亲说:我的孩子,你会成为诗人!
你一辈子都将用筛子去盛水。

你将用你的调皮捣蛋
将虚无填满,
因为你毫无目的,
很多人会爱上你。


作为事物的艺术家肖像

人最大的财富
是他的不完满。
在这一方面,
我富甲天下。
词语接受我,
完全如我所是,
——但我不接受。
我无法忍受我只是
一个主体,开门
拧阀门,看手表,
下午六点去买面包
到外面,
削铅笔,
看葡萄,等等,等等。
请原谅我。但我
需要成为他者。
我想
用蝴蝶
来更新人类


拾废品者

我使用词语,咏赋我的静默。
我不喜欢
倦于传达的词语。
我更尊敬
匍匐于地的词语
形如水、石头、蛤蟆。
我听得懂水的乡音。
我尊敬不重要的事物,
不重要的人。
比起飞机,我更欣赏昆虫。
比起导弹,我更看重
乌龟的速度。
我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迟缓。
我被如此配置,
只为爱上小鸟。
我拥有为此而幸福的丰饶。
我的庭院比世界更广大。
我是拾废品的人:
我爱残羹
就像良善的苍蝇。
我希望我的声音拥有歌的模子。
因为我不是传达,
我是创造
我使用词语,只为咏赋我的静默。


卑微事物的伟大之书

诗被守护在词语里——这是我知道的一切。
我命中注定几乎不知道一切。
关于虚无,我有深度。
对于真实,我没有接榫。
于我,有权者并非那个发现金子的人。
于我,有权者是那个发现无意义的人(无论是世界,还是我们)。
因为这个小小的宣判,我被赞誉为白痴。
我很激动。
面对称赞,我很脆弱。


创作的辩证法



为了抵达世界的私密,人们需要知道:
1 清晨的光芒不是用刀切出来的
2 紫罗兰如何在白日里准备死亡
3 为什么红纹蝴蝶总是迷恋坟墓
4 下午时分一个男人用大管吹出他的存在,会不会得到救赎
5 一条在两只风信子之间流淌的河,比一条在两只蜥蜴之间流淌的河更有柔情
6 如何攫获一条鱼的声音
7 夜的哪一面湿润得更早。
等等
等等
等等
每日八个小时去除学习可以教会原则。



不去创造事物。比如,梳子。
赋予梳子不梳头的功能。直到
它准备成为一朵秋海棠。或是
一根松针。
运用一些词汇,它们
还未曾拥有语言。



重复,重复——直到出现不同。
重复是风格的禀赋。



《卑微之物的伟大之书》中这样写:
诗,是午后适宜大丽花绽放
是麻雀的身边,白日过早地睡去。
是人造出的第一条蜥蜴。
是雷鸣占有了黑夜
是蛤蟆吞噬了晨曦。



一群荷重的蚂蚁走入了屁股的家。



无名的事物被孩子们宣告。



非太初,有动词。
稍后,始有动词的憺妄。
动词的憺妄处于起点,孩子在那里说:
我在听小鸟的色彩
孩子不知道听这个动词不能用于颜色
只能用于声响。
这样,如果孩子改变了动词的功能,
他患了憺妄。
就是这样。
诗是诗人的声音,是发动诞生的声音——
动词必须攫住憺妄。



一朵向日葵俘获了神:
那是梵高



为了进入树的状态,人必须
在八月的下午三点钟,
从蜥蜴的动物蛰伏中走出。
两年之间,不动与林子
会在我们的口中成长。
我们将忍受抒情的肢解,直至
林子在声音中挺出。
今天,我画出树的气息。



石头的沉默没有高度。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