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齐别根纽·赫伯特:诗八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5-02-08  

齐别根纽·赫伯特:诗八首

厄土



两滴泪

  当森林熊熊燃烧时,没有时间为玫瑰哀伤。
    ——尤里乌斯·斯洛维奇


森林燃烧着——
不论他们如何
将手环抱脖颈
像一束玫瑰

人们奔向避难所——
他说他的妻子有一头秀发
浓密可供一个人藏身其中

盖上一条毛毯
他们低语没羞臊的词句
那些相爱的人的连祷文

当一切变得极其糟糕
他们就跃入彼此的眼睛里
牢固地关住彼此

如此牢固,以致当他们走上睫毛时
竟然觉察不到火焰

在终了时他们是勇武的
在终了时他们是忠贞的
在终了时他们是相类的
如同两滴泪
停滞在一张脸的边缘


致阿波罗

1
他走进石质长袍的沙沙声中
投射出月桂的阴影和光辉

他的呼吸轻淡如一座雕塑
但行动却如同一朵花

他在自己的歌声里迷醉
将竖琴举至沉默的高度

在自身里沉没
他的瞳孔洁白如溪流

石头
从他的罗马靴
到他发际的饰带

  我想象你的手指
  你双眼中的信念
  那把涣散的乐器
  没有手掌的双臂

  请归还我
  青春的呼喊
  双臂伸出
  而我的头颅
  在喜悦无尽的顶峰

  请归还我的希望
  无言的白色头颅

沉默——
  一个罅裂的颈
沉默——
  一支破碎的歌


2
我这迟钝的沉潜者碰触不到
青春底部的那些岩礁

如今我钓起的唯有
咸涩破损的躯干

阿波罗在梦里显现给我
有张波斯阵亡士兵的脸

诗歌里的预言尽是谬误
一切的发生都与之相异

  悲剧的火是相异的
  城市的火是相异的

  英雄不会从远征中返回
  根本就没有英雄
  那毫无价值的幸存者

  我正在寻觅一尊雕塑
  它淹死在我的青春里

只有一个空空如也的基座——
一只手印在寻找一种形状


致雅典娜

穿过猫头鹰样的黑暗
你的眼睛

在一个尖顶头盔之上
你的智慧

  传递
  自思想如箭的失重
  我们跑过光的大门
  从光明进入盲目

  传递
  在一个昏厥的肩膀上
  我们欢呼你
  和阴影之盾上的躯体

  当头颅跌扑在胸前
  把你的手指埋进我们的头发里
  带我们腾高

  抬起你狡诈而显眼的身形
  只需片刻
  从那只鸟的第三只眼皮下

  用你的仁慈摧毁我们吧
  用残酷的怜悯做我们毁灭

在被矛刺开
的空洞身躯里
倾倒进柔光
的油

眼泪流自眼睛
眼睑的鳞片

让他们观看


关于特洛伊

1
哦,特洛伊,特洛伊

一名考古学者
将用手拨动你的灰烬
一片胜过伊利亚特的火焰
在七根弦上——

两根弦
我们需要一曲合唱
一个悲恸的海洋
山脉的喧嚣
一阵岩石雨  

  ——怎样带领人们
  逃离这废墟
  怎样带领一曲合唱
  逃离一首诗

  想象一位诗人完美
  如一根盐柱
  卓然而沉默
  ——歌唱拯救一切
  它拯救过一切
  在一轮火之翼上
  融入纯粹的天空

月亮从这废墟上升起
哦,特洛伊,特洛伊
这座城静默如斯

诗人与自己的影子扭打在一起
诗人哭泣如一只鸟儿在荒漠里

月亮重复着它的风景
光滑的金属正在燃成灰


2
他们走下山谷,从前的街衢
好像穿过一片烧焦残骸的红海

风吹起红色的灰土
忠实地描绘这座城如其曾经的耸立

他们走下山谷,从前的街衢
在这结冰的黎明贪婪地呼吸

他们说:在许多年之后
这里才会矗起第一座房子

他们走下山谷,从前的街衢
他们觉得可以找到某些遗迹

  关于一个颇足的人
  一种口琴奏出旋律
  关于寡妇的发辫
  关于一个少女

  诗人无言
  雨落下来


致马库斯·奥勒留 
  ——给亨利克·艾尔恩伯格教授

晚安马库斯,关上灯吧
并合上书,因为在头顶
群星金色的警讯已升起
天空正用异国腔调讲话
这是野蛮人惊惧的哭泣
您的拉丁文永不会明白
恐惧,无尽的黑色恐惧
反抗着人类脆弱的领地

开始击垮它的胜利,听
它吼叫。众元素无情的
溪流将会淹死你的散文
直到世界的四堵墙倒塌
至于我们——在空气里
发抖,飘入灰尘和苍穹
啃噬指头寻找虚妄之词
在身后拖拽沉沦的阴影

马库斯请悬起你的和平
穿过黑夜伸给我你的手
当盲目的世界拍打五官
如失声的琴,让它颤抖
叛徒们——宇宙和天文
群星的测算,草的智慧
以及你过于无限的伟大
及马库斯我不设防的泪


祭司
  ——致消亡宗教的信徒

一位祭司他的神
下凡到人间

在一座半颓的庙里
显现他属人的脸

我虚弱的祭司
抬起我的双手
他知道那里既没有雨也没有蝗虫
没有丰收也没有雷霆

  ——我重复一首干涩的诗
  和同样的狂喜
  咒语

  开始殉道的脖子
  被嘲弄的手掌拍击

  祭台前我神圣的舞蹈
  唯有街头顽童样的影子
  能看到

  ——即便如此
  我抬高双眼和双手
  抬高自己的歌声

  我知道那献祭的烟雾
  飘入寒冷的天空
  会为无头的神
  编出一根马尾辫


和弦

鸟儿把影子
丢弃在巢里

所以,丢下你的灯
仪器和书籍

让我们去山上
那儿空气生长

我会指出
缺席的星星

温柔的须根
被草皮埋葬

云朵的春天
无暇地飘升

风会借出它的嘴
所以我们可以歌唱

我们将编织自己的眉毛
我们并不用说出一个字

云朵都拥有光晕
就像那些圣人们

我们会得到黑色的卵石
眼睛或许就在那里

美好的回忆能治愈
一片落叶的伤疤

光辉或许会降临
在我们弯曲的脊背

真的,真的,我对你说
伟大就是深渊
在我们
和光之间


一位年轻创作者的烦恼

1
一个仍未完成的世界里
空荡荡的领土上的幼崽

我双手紧握骨制的工具
自一切的起初开始劳作

我用朝圣者的双足夯打
大地碎成蒲公英的绒冠

我用眼皮的一阵连击
加固天空
并用迷狂的想象
赋予它蓝色的外形

当真切的触摸确认了
一块岩石的形象,我放声哭泣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一刻
我在山楂树上撕裂我的皮

我储藏手指在裂缝里挖掘出的
飞鸟和走兽的名字
随后躺在草地里暗自钦赞
羊齿蕨们孔雀开屏样的外形

在终了,我希望在波浪的阴影里
在白色岩石上,休息
我写下了一部自然史
一部完备的物种指南
从盐晶粒到月亮
从变形虫到天使

这是给你们的
亲爱的后代
当夜晚再次摧毁世界时
好让你们轻淡的梦
不会被石头压碎


2
你们不可能传递知识
你们的知识是倾听和触摸
每个人都必须挖掘自身的
无穷和起初,进而来建造

最艰难的无非是穿越
一片指甲裂开的深渊
用勇敢的手去探索
一个陌生世界的唇和眼

  ——对于被温和的血冲洗过的
  小行星们而言,这是有益的
  眼睛闭上——

  如果你向五官倾注信任
  世界便会缩小进一枚榛果里

  如果你轻信那鲁莽的思想
  你将走上巨大的望远镜架
  在全然的黑暗中愈行愈远

  这必是你实然的命数
  不具备预定好的形态
  就像人知晓并遗忘着

这并非你小梦片刻的时候
当头颅成为一颗恒星
没有一只手却裹围着光
你将迎接一颗消亡的地球


*译自赫伯特1956年诗集《光之和弦》,据Czeslaw Milosz及Peter Dale Scott英译本。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