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比利·柯林斯:诗三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5-01-19  

比利·柯林斯:诗三首

原野



我心中的英雄

就像那只兔子一阵风冲过终点线,
而乌龟则已经再次停下来
呆在路边,
这一次伸出脖子
吃一点甜甜的草,
没有一如既往
被蜜蜂在一朵野花的花心的哼唱
搞得他心慌意乱。




在车厢另一端的男孩
不时回头看看身后
仿佛害怕什么或等待什么人

一会儿,她从前面车厢的
玻璃门出现,他起身
打开门,让她进来

她走进车厢,手里提着
一只黑色的大箱子,里面
毫无疑问该是一把大提琴

她像一个高额头的天使
清澈的眼睛,头发
在颈后扎个发髻

也许因此
因为见到她
他仿佛有点窘迫

而她就简简单单地在那
一个完美的生灵
一副光滑演奏大提琴面容

而我要在一个黄色信封后面
描写这一场景的原因
尽管他们同时离开车厢

是要告诉你当她转身
提起那只大且精美的
放在头上搁架上的大提琴

我看见他抬头看着她
而她的举止
完全是一幅圣者的油画

当他们注视上帝的时候
当他们做着不同寻常举动的时候
迹象仿佛表明,他就是上帝


帽子之死

曾经每个人都戴帽子。

在灰白的新闻短片,
城市的街道
宽广的河和帽子一起流动。

球场膨胀着
成千上万的草帽,
有沿有带,
成排男人赤膊
抽烟欢呼着。

帽子是法律。
不言而喻。
你注意到人群中有个男人没有帽子。

你从亚当斯或多布斯店购买
他们会在带子里侧
把你名字的第一个字母镏金。

电车行驶在城市纵横交错。
轮船航行进出港口。
戴帽子的人们聚集在码头。

有个人挡住你的帽子
在你喝酒或吃牛排
加豌豆和烤马铃薯时候
一个看帽子女孩保管它。
在你的办公室里立着一个帽架。

在宣布战争的那一天
街上的人都戴着一顶帽子
当一艘满载人的船沉没在冰冷的海洋
他们戴着帽子。

我的父亲每天戴一顶帽子去工作
拿着晚报
回家,
冬天的寒冷穿透了他的外套。

但是今天我们光着头
走到冬天的街道,
不戴帽子站在冰冻的站台。

今天路边的邮箱
房子后面的云杉树
戴着白色冷冷的雪帽子。

夜晚老鼠匆匆从石墙爬出
带着薄薄的毛皮帽子
吃着洒出来的鸟食。

而现在我的父亲,在劳作一生之后,
戴一顶大地的帽子,
在它的上面,

一个更轻的云天——是风的帽子。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