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雅克·普列维尔:诗六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4-01-31  

雅克·普列维尔:诗六首

梁小曼




  雅克·普列维尔(Jacques Prévert,1900-1977) ,20世纪以来法国深受人民群众欢迎的大诗人。主要作品有《歌词集》、《故事集》、《戏剧集》、《雨天和晴天》等。他的抒情诗,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出发,在嘲弄的语调下,洋溢着对生活和对劳动人民的挚爱。他用现代口语写诗,语言朴素流畅,同时又把现代艺术诸如电影和绘画的许多新的艺术手法引入诗歌,对法国现代诗歌语言成功地进行了革新,找到了一条克服现代诗与歌分家的途径。他的诗大都谱成了曲。这些译诗皆选自诗集《Paroles》,出版于1946年,其中诗歌大多创作于二战期间,诗人用词质朴、自然,朗朗上口,以人物为主,充满故事性与戏剧性。仿佛给那个灰暗年代的法国人的一幅幅速写。


回乡

有个布列塔尼人回乡
之前做了几件坏事
杜瓦纳的工厂前他闲逛
他谁也不认得
也没人认得他
很沮丧。
他走进一家薄饼店吃薄饼
但吃不下
有些事让他难以下咽
他结账
出门
他点了根烟
也吸不进去
有些事
萦绕他脑里的事
不妙的事
他越来越阴沉
突然,他想起来:
小时候,曾有人对他说
“你将来会死在绞刑架上”
之后那些年
他不敢做任何事
马路都不敢过
海边都不敢去
完全空白
他想起来
这个老爱预言的人是格西瓦叔叔
格西瓦叔叔给所有人带来霉运
混蛋!
布列塔尼人想起他妹妹
她在沃吉拉特工作
想起他死于战争的兄弟
想起他见过的一切
他做过的一切
沮丧紧紧压着他
他又试了一回
点燃一根烟
却毫无吸烟的念头
于是,他决定去看格西瓦叔叔
他去了
他把门打开
格西瓦叔叔不再认得他
但他却认得
他打了声招呼:
“你好,格西瓦叔叔”
接着,就将他弄死了。
后来,他在坎贝上了绞刑架
那之前,吃下两打薄饼
抽了一根烟。


家事

母亲做针线活
儿子去参军
她觉得天经地义那母亲
父亲在做什么那父亲?
父亲做小买卖
他女人做针线活
他儿子在战场
他做小买卖
他觉得天经地义那父亲
儿子啊儿子
那儿子如何想?
他毫无想法那儿子
这儿子他母亲做针线活他父亲做小买卖他自己
去打仗
战事若结束
他也跟随父亲做买卖
战争在继续母亲在继续她的针线活
父亲在继续他的小买卖
儿子死了不能再继续
父亲与母亲去墓园
他们觉得天经地义那父亲与母亲
生活继续着那针线活战争小买卖的生活
小买卖小买卖与小买卖
那墓园的生活。


绝望坐在长椅上

公园里,长椅上
有个男人,喊经过的人
他戴眼镜,穿灰色旧衣
坐着,抽小雪茄
你若经过他将喊你
或许只是做个手势
你别去看他
别去听他
走过就好
仿佛没看见他
仿佛没听见他
走过去,脚步加快
你若去看他
若去听他
他朝你做手势,你就只好
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
然后他看着你并微笑
你备受折磨
那男人持续的笑
你也同样的微笑
分毫不差
你笑得越久越难受
受罪极了
你越难受越微笑
无能为力
你留在那
僵坐着
长椅上微笑
孩子们在你周围玩耍
安静的
路人经过
鸟纷纷飞走
离开一棵树
飞向另一棵
而你留在那
长椅上
你知道,你知道
从此你不再玩耍
像这些孩子
你知道你不再安静的
走过
像这些路人
你不再飞翔
从一棵树到另一棵树
像飞鸟。


秋天

路中倒下一匹马
叶落覆其身
我们的爱瑟瑟发抖
太阳也是。


红马

谎言的旋转木马里
你笑容的红马
在旋转
我在那久立如植物
拿着现实忧伤的鞭子
我无言以对
你的笑容和我的箴言
一样真实。


给一只鸟画像

首先画一个笼子
它的口打开
然后去画
一些漂亮的事物
一些简单的事物
一些美好的事物
一些有用的事物
为鸟儿画
然后把画置于树上
一个花园里
一片树林里
或一座森林
藏身树后
不说话
不动
有时,鸟儿迅速抵达
或许,它会消耗多年
下个决心
别泄气
等待
如有必要多年地等
鸟抵达的疾与慢
与画作是否成功
毫无关系
当鸟儿到来
它若来了
静观深邃的沉默
直待鸟进入笼子
它一旦进入
温柔地,用刷子把门关上
然后
涂去一根根的铁条
小心不碰到任何一根羽毛
接着画一棵树
为鸟儿
选出最美的树枝
还画上绿叶与清风
日光之尘
炎夏里的虫鸣
之后,可待鸟儿歌唱
它若不歌唱
便是个坏兆头
表示画之平庸
它若唱了自是好兆头
表示你可落款
于是,你非常温柔地拔下
鸟的一根羽毛
于画布一角,写下你的名字。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