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詹姆斯·赖特:诗五首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3-12-21  

詹姆斯·赖特:诗五首

得一忘二



试图祈祷

这一次,我已将身体留在我后面,让它
在自己幽暗的荆棘中哭泣。
这世界
仍有美好的事物。
黄昏来临。
这是美好的黑暗,
在女人触摸面包的手间。
一棵树的精灵开始移动。
我触摸叶子。
我闭起眼,想到水。


俄亥俄,一个冬日
    1957年晚春,P.W.T去世

历练的动物,精明、防卫,
柏拉图和基督拒绝给你们坟墓。而人,
独自睡了多年,会在时限之前
把脸独自转向那面公共的墙。
整个下午我独自一人,在旱獭
与十字之间,把时间投入悼亡。
我太冷,无法迎着雪痛哭,
任草根与星星的雪,飘过你脸的上方。


又到乡下

那白房子安安静静。
我的朋友们还听不到我已到来。
住在田边秃树上的啄木鸟
啄了一次,就安静很长一段时间。
我静静地站在下傍晚。
我脸转开,避开太阳。
一匹马在我长长的影子里吃草。




这是万物的沉陷。

手电光在黑暗的树上漂浮,
女孩们跪下,
猫头鹰的眼皮耷下。

我双手悲哀的骨头降入一座
怪石的峡谷。


我曾害怕死去

曾经,
我很害怕死在
一片枯草地。
而如今,
我整天在潮湿的地里走,
尽量安静,倾听
耐心移动的虫子。
也许它们正在品尝新鲜露水,缓慢凝集
在空蜗牛壳中
或麻雀羽毛在地上支起的隐秘庇护下。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