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牧斯:诗九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1-08-07  

牧斯:诗九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木朵 设置为精华(2011-08-07)




墓碑

我常常感到。我们的生活
不真实。记忆和文字中的世界反而更可靠。
一朵花,它开在艺术中,
而不是所谓的阳光和现实中。
我们小区那个叫小黛的女孩,
她活在他人对她的理解中。
那些作为人生的繁文缛节,
重或轻含义,忽略。
这么多年,我们似乎在追求某种精神,
就我而言可能是诗的精神。
但它到底是什么,不断地转喻、启示,
制造出大量的副本。
虽然有抓住真理的冲动,
或抱负为诗伸出一根小脉管。
但归根结底,人,人生,世界,
价值,包括美,都是虚幻体,
一切的一切是这墓碑上的痕迹!


熄灯

深夜了,还是没睡着,
在研究自己诗歌的缺陷。


我爱

大概是我同一位女人说出了
“我爱”。
为什么不呢?对于我们的生活,
这难道不是我们的人生得出的经验吗?
我们如此珍视,孜孜以求,努力改掉身上的坏习惯,
难道不是等待大家都说这话吗?!


夜很静

夜很静。
我自己也很安静。
将自己整理成一个神圣的人。
洁静的人。
然后,慢慢躺下,
来做一次与生俱来对自己最大的告别。


2010年10月25日

哪怕呆上美丽的一两个小时,
哪怕仅仅两条俊逸的身体紧紧相拥,
在幽暗狭窄的房间里,什么也不做;
不在乎走廊上往来的人影。灰暗的光,
像宝石那么明亮,使得我们的人体——
我们胶着的人体呈现不可捉摸的温柔。
能清晰地看见她的弧线。她的呼吸——
触及我的感官在心中转化为阵阵暖流,
从而唤起出我的怜爱之心、感怀之心,
不为人知地花儿一样呵护而不是糟蹋。


这么美,还看书

昨天,今日,都遇到清新秀雅的女孩,
眼神的交流仿佛有初恋的神秘。
两位都冰雪聪明,举止宁静,
如果相信爱会觉得这是上天的安排。
当我们抬头,现在是三双眼睛,
怎么也想不到里面有难以言传的信任,
还有背后灵魂及肉的澄明,令人想醉。
我又不是遐想无边的二十几岁,
也不打算有什么美艳的事发生。
可是,我仍能接受到那样的信息——
当我转到书架的另一侧,她果真
糖果一样蹭过来,带着并不完全逾越的分际,
当我全心全意端看她几秒,她并不避讳。
我就这样被她姹紫嫣红的气场逼开,来回几次。
其间我像爱神一样看了她。一个感叹是,
这么美的女孩,还看书,在青苑书店。


并不是

他们放哀乐,
在山川里走。
引得一排排杉树,竖起了针刺。
坡上凸起的黄泥巴,盘算着,这一次是否轮到自己?
才开的大桐花,玉兰花,赶紧谢。
去年霸到路边的竹子,知道了,要被斫了。
周边从小悲观从不积极的小灌木,愁眉不展,
乌鸦也会接受苦难,并不聒噪地,停在干枯的枝头,
大伙都想弄清怎么回事,预判可能的方案——
这一次,并不是。
只是我叔叔——德叔和会财,
没有事,疯癫地在山间播放这音乐,放磁带。
他们两人的性格出奇地相似。


卖书的老头

那个卖旧书的老头子,
每天一个姿势坐在门口,
也不管往来进出的书客。

不论刮风下雨、天寒地冻,
他还是那个姿势。
他把他变成自己的塑像。

最多,添一把遮雨的阳伞,
御寒的旧棉衣,
但目光空洞,有迟疑的混沌。

我每天下班,都要经过他。
有一次是有意为之的惠顾,
但他并不理会这样的慷慨。

书屋满当,有卡瓦菲斯的《1896》、
《易经杂说》、各类风水民间书籍……
我看到,一本好像谈我家乡的书……

我买了郭沫若回忆《我这十年》的书,
那样一个年少轻狂的小伙,从雾都出来;
多像我们。文字中有一种带甜的真诚。

但老头子,什么也不管,
就连有人给钱也不起身;
椅子被他坐得像个落魄鬼。

有个持有我同样心境的人,
同他攀谈起来。我想在这里,
大概见过他人,都有这样的诱使。


雪一样交易

进来一个头发斑白的年轻人
似乎被柜台前过分美丽的女郎怔住了。
眼睛犹豫,似想开通证券账户。
过一会才知道他要开通创业板。
填表的那一刻,发现他满脸皮屑,
字迹没有想象的好。兴许他自己还不知道
这个冬天已令他满脸屑皮——
有点苍老的身体与人交流起来
显得局促。接待他的女郎一边植字
一边察看他的神态。尽量不表露心迹。
证券公司里的人看着他竟与许多人不同,
这里的每一样东西都显得不安。
或许这年轻人信心不够,还只拥有一个羞涩的账户,
可又不乏对财富的奢求,所以还想试试运气。
女郎办证时窥视了他的账户,
数万变成几千竟雪一样交易!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