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捷纳狄·艾基:诗歌-作为-沉默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3-10-31  

捷纳狄·艾基:诗歌-作为-沉默

宋琳



1

  在话语所在的地方倾听。甚至比幻觉之作为幻觉(譬如——在想象中)更为重要。
  然而:萧瑟地-并且-战栗地。战栗——如此远离——已经——开始。“我的”,“我自己”。
  那儿“万物”皆沉默。万物——很久以来——已然告别。空虚是建筑物。寒冷。往昔的风,它死了。阁楼空虚。风是死亡粉末的死亡播撒。
  别放弃乡愁。因我也是非……噢!多少。太多废弃的空间,太多长久废弃的“力量”。
  万物皆——通过沉默以完成。但是——那儿。以一切所是之物的名义——那儿。
  没有“灵魂”的呼吸。没有相遇。
  睡眠-回归。但是已经——在无人处。在寒冷。在无名。在缺席中。

2

  停顿是歉疚所在的地方:面对——歌唱。

3

  诗歌的孤独之页,人们确实是向着风说的。
  诗歌的真实是燃烧,——一首孤悬于虚空之诗。

4

  作为“上帝之地”的沉默(最高原创之地)。
  “上帝?”——是一种引文:“从上帝”(这是我的未发表诗作之一的摘要)。
  即是说,当它作为——燃烧。

5

  在潮湿中——在薄暮之路的左侧,有如是之时刻:圆形之死。仿佛某物无声地腐蚀着:森林之寂静。诱人的。溶解。

6

  当前的冗长。使事物繁复。放大了它们的编目。“当代史诗”。然而:倘若没有与(“在人民中”)的“情感表白”相对应的“微弱声音”。

7

  在俄语诗歌中,关于沉默之下的通道,除了在普希金生命的最后两三年,任何人的诗都不再触及,它的出现同样令人惊讶。句号、带省略号的强烈问句越来越常见。似乎在说:“有何必要继续”,“这毫无用处”。

8

  是的,不应该放弃乡愁。而我们必须为已故者哭泣。

9

  唉,所有那些依然很少触及——某种“崇高”事物的。我们还是不能说“这将被诅咒”。(那么,造成众多词语死亡的又是什么?特别是“最高能指”)。
  而此即“这一秩序”的某物。

10

  朴素超越威权:此柔弱比威权强大:这就是奇迹。

11

  我个人的诗只制作标点。并非“虚空”,亦非“无物”:这些标点瑟瑟作响(是“世界之自足”)。

12

  在拳头与剑的时代,莎士比亚主义者悲剧的不朽性。
  拳头与剑,通过它们的实践是具表现力的,同样是不朽的。
  现时战斗机的野蛮……不过是细枝末节,它们,恰如蝗虫的群落。(我以见识过的方式说,它们那精密细节化的构成仅仅对智力而言是有效的。

13

  在我的诗中,有的只由冒号构成。
  一种“非-我的”沉默。
  “世界自身的沉默”(在可能之“绝对”的意义上)。

14

  一间茅屋,一个破败的蔽护所比摩天大楼更加雄伟。
  这里我听到一种责备:“文明对文化的反对。”
  我只观察。
  (毕竟……还有这“回答之回答”:诸文明,是的,“自创世纪以来”……不过是元文化所给予的一些阶段而已)。

15

  继续奈瓦尔的步伐。在旋风中,谈谈脚步,轮廓的幽暗通道,谈谈筚路蓝缕。
  “自己”完成的最后“诗篇”。

16

  越来越多小主题。越来越多小词。
  事物的赘疣。诗的废话。

17

  死路一条。

18

  一个隐居的智者隆重接待另一个陌生之名的寻访。
  他第一次观看。突然公鸡在院中高歌。
  ——那么,父亲,您知道公鸡吗?访客好奇地问。
  ——是的。然而这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主人回答,随即停止了对话。

19

  对谁而言言说是困难的?对不为我们所期待者(读者与诗人)。

20

  失败之僧侣。所有(在进入沉默之前不能平息的)“前激情”,“当众”几乎已经是“作品”了。未达到欲望的“净化”,皆无意识所为。

21

  运动之镜。诗体的旅行指南Baedecker。

22

  此即瓦格纳:“确实,诗人的伟大恰体现于他沉默之处,以便无言在沉默中为其自身所陈述”。

23

  村庄的左侧,起初村道稍有坡度,两俄里之后即“无村人”的田野,“不为谁”:它是“它所是”。车辙,小土岗,枯萎的草。……——我不可能——在此——触碰它(以“散文化的不精确”我只会因我自己而“弄脏”这一地区,且难以在一首“诗”中捉住它),我放弃……(它的瑟瑟的在场)。

24

  贝多芬强有力地沉寂下来。

25

  让我们做此保留:此处所说不涉及丰富之美(因存在着一种……——似乎伟大作品也难免的“空泛魔力”)。一种(与修辞术不同,且尚未接受专门训练的)另类艺术。

26

  脸庞-田野与田野-脸庞。

27

  “繁冗”之美的唯一例子。陀斯妥耶夫斯基的长篇小说,在我们“抽象地”记住的情况下,作为痛苦的无词音乐对我们而言是可闻见的(人人以其“确定无疑”的方式)。
  那里也可能存在着一种沉默的音乐。
  我并不想细致地谈论同样存在着(音乐性的或诗性的)伟大作家的“不可闻见”作品这一事实。

28

  还有一种“纯知识分子”的态度,即强词夺理的倾向。于是凸显出:沉默的现实性这一问题。

29

  也
  许
  像在一个欺人的僧侣家中
  你是无人?你仿佛是如此
  器皿的淡彩……直到现在我
  卑微地发现:从一刻到另一刻
  仿佛圣宠在祈祷者中间
  (长久无言)
  将温柔地进入
  诗歌
  ——……阿门



30

  正在说话的作曲家在空中显示出手的轮廓(他们通过听觉观看)。在“社会”中,作曲家比诗人更加精神化(此类搞笑并无乐趣,似乎祛除了大量的语言不定质)。一个太能说的艺术家是危险的(但无论多么喋喋不休的诗人却有别于此)。

31

  荷尔德林在他最后的诗篇中写道:“我本可以说出更多”。但愿如此。他的沉默之地(完全像在古代悲剧中一样)。

32

  不可思议,青年时代的我们是更加简洁的。似乎我们可感的切肤之痛在展露它们自身时说出自身,经由一种“解剖学”的计算(排除了“关于”的考虑)。

33

  这些墙和拱顶曾经咏唱,它们展开——朝向高处——以精神之歌(亦浸透着“数学”),我们与这奇妙的“回声”一道游荡于“当下”,仿佛我们覆盖其上——用我们(同类人群的无数)大氅,仿佛我们即“简单之少数”;悲哀,夜晚;城市。

34

  在教堂唱经班中,一个领唱把祷歌唱得很激昂。D神甫激动得毛发倒立,他厉声道:“瞧瞧这个,嗓子全哑了!你闭嘴吧,并非你有什么重要!”
  确实,有时我们在“我们”的礼拜仪式中是太过“黯哑”了。

35

  一个-田野-路标。在它之上有——“整个世界”。天-与-地,春夏秋冬。风的——全部哀悼与言说。那儿有一首“诗”,在夜里,在阡陌之间。

36

  在艺术中所有的“设置”是累赘。

37

  诗人V.M.的流亡诗歌。其中有他亲近者(以及更多远处的小民众)之忧虑——没有与刽子手的“法庭辩论”。也许,事实上,这样更好些?“致乡下佬”。对痛苦的反应:不要太多“哀叹”,而是重新生起炉子,给孩子们东西吃。

38

  与其抱怨这个世界和人类,不如保持沉默。

39

  妈妈沉默不语(我四岁左右):为了给我——处罚。已经——迫切地(和无意识地)——建立了——她的未来:缺席?——不是真的吗?……——(在草丛里,我与自己争辩,长时间地。妈妈不在。)

40

  再一次——冷淡-而-微颤。是我弟弟。
  (在梦中同一个男人重现他说他是我弟弟,且没有死)。
  他的皮袄上粘着磨坊的粉末。外面,树上有霜。
  一张粗糙地拼凑起来的桌子。面包,啤酒。以及——我记不清他所说的。
  惟有庆贺的热情,——仿佛一个“光环”。
  我本该只写下这唯一的一件事:“记忆中脸的光芒”。

41

  “我欠您一笔债,巴格达的天空”(是的,是马雅可夫斯基说的)。很快手枪的子弹将尾随而来。且天空显现——开始:一个无边的全景——寂静。

42

  而——对于此……荣耀开始了——穿过朝向院子的门:乘狂风-直抵-天穹,凭借太阳进入作为世界-整体的世界之中。

43

  你?……——悄然-远遁的狗。(因这是你开的玩笑:“诗人乃说话的狗,没有任何别的东西可以区分另外的狗”)。

44

  然而前面——总是更远——在雪中。在神秘的赤裸中。正如我们需要很少的东西。稍多一点——比手。诗……——是此很少的东西,但总有更多——无我之——世界。

45

  通过“词语之歌”我开始拥有。我时常记起君特·艾希的诗句:“这枚红色钉子穿越不了冬天”。以锈铁的轧轧声,我对自己说,上帝,给我一管老“导火索”,给我——必不可少的词语之——精确性吧!

46

  脸
  充满——忧伤。
  忧伤——那儿——在脸的“深处”——环绕田野。山岗、道路消失不见。
  带着斑点
  抹去树篱。小镇。
  像从雾中射出光线。
  脸
  (是亚美尼亚人的——“天国的”——“我的”)
  充满
  忧伤。
  寂静。

47

  无-言——引到极处——比沉默更可怕。“你是那个吗?”约翰问。与其直接回答——不如暗示。

48

  那么——重建事物之关联:与田野和太阳一起(哎,早起的——潮湿,仿佛大汗淋漓!)与草树一起(哎,雨点——在粗糙的树皮上!——轻掠过脊背)。无所谓哪个将出口成章。一个词的——精确性——将要出现——仿佛听写。

49

  然而,你……——对我们每个人而言——你是你。你给我们——送来词语,——仿佛一种“自治”。

50

  沉默与(诗中)话语的缺席——并非同一件事。
  话语的缺席——是我们的——有“内含”的沉默。
  是否存在另一种话语的缺席?“非-存在是不存在的,上帝不管相似的琐事”,俄罗斯神学家弗拉第米尔·罗斯基如是说。
  它包含“非-我们”之话语的缺席。“理解了”那已经出发的——沉默——与话语的缺席一道。一切皆——尝试。
  而——不要假设——有关“所有别的”某物。

51

  而——一看见
  极度贫瘠的残废小灌木
  苏醒过来
  在柏林的一个小公园
  突然
  心的运行开始
  似乎它已经被运往
  俄国

52

  我突然感觉,这个如约而来的清新的八月是为了对你说再见。(似乎是她)——此一清新——悄声-细语——通过你才得以平息。

53

  而——你将问:仍旧那样——与词语一道?
  是的,我们创造话语的缺席以及沉默:惟有——通过话语。
  一个概念诞生了:“沉默之——艺术”。

54

  然则——似乎是沉默进入了纸上的墨迹,它自己从它自身抹去推论,尝试着——与我一道消融——成为:唯一的——并愈来愈——绝对。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