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韩博:诗二十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3-02-05  

韩博:诗二十首

 



车窗外
 
他:有时买过去;有时买未来。
她:前不着过去,后不着未来。
小站:黑人向前,狗向后,跃入
车厢的金框,人世经停夕光片刻。
她念:一二三,瞳孔开闸,文明
紧随窗外,寸步未离进口的时间。 
  
 
歌德
 
睡觉,然后散步,接近散漫难醒的森林
占用的哲学之路,接近相与看齐的气喘
吁吁,接近俯瞰绿河、灰桥、红瓦片的
对称的无穷:过于相与看齐的针或阔叶、
疏或深草、蚂蚁或蠕虫的节肢,半支烟
或半生劈不开双腿的诗……歌德,却是
跑跳半途的运动员?一路搜检宜于野战
的人与坡,一路复制周末的裂痕——她
一路登山,一路暗暗摇晃水瓶里的歌德。 
  
 
帝国
 
帝国:夏的轮廓。
过期的帝国:轮廓的轮廓。
男人成群,只爱彼此光头日不落
的轮廓,伦敦式敦伦的轮廓,
粉色小巷搂紧游客,吸管的轮廓
过往钢管的轮廓,过往从未
过期:劈跃或抽吸的人种
标本搂紧岛屿采集大陆
的过往。过往的过剩。
 
脚踩三轮者口吐蜜雾,
公园咸腻欲醉:灌木
过剩的园艺窄小紧身。 
 

发明
 
格林尼治:空间
只在望远的镜中,
脚下的小丘挪用
时间,招引迷信
翻译的格林威治。
 
望远的镜望尽平庸,
携手登丘望远的平庸
挪用子孙刻度空的平庸。 
 

施洗
 
泼水浇灰,
埋葬马克思的简净势利
定于一尊:
胶水
粘合社会也粘合
发型:贫穷粘合富裕的试图多胆且多汁。
 
一个人老了,不再购买
打折的阶级,每日排队
刮脸,刮净势利不简净
的诚恳与抖擞。
圆窗外,
树在灰里,
树的埋葬残留灰的
赎罪券:失无所失。 
  
 
白纸
 
从历史博物馆,到现代艺术馆,
过河,半小时,艺术揉成废纸。
 
沙发上的噩梦,像件作品:爸妈
老了,但你在地球背面,妹妹
需要你,但你在地球背面,过河。
 
爸妈喂大的身体被你
揉成一团,不是挂在
墙上,而是扔进纸篓。
 
彼岸揉搓此岸,阴茎下雨,
作废的阴道挪用你画下的
水龙头。 
 

陶瓷区
 
表面(燃耗现状的玫瑰
釉守窗下,俯见人跑
鬼跳的草坡,一小块回忆
湿透了脚,留待稍远处
的未完将她待续至易碎:树篱
豁口,麦田多嘴现状运不走
运所有大海的运河)及其
反光(灰泥土坑,原地
旋转的夏日为玫瑰输液
却输光输所无的黑发,她
是豁齿的鹤嘴锄,掏空婚姻
内脏,摸不见冬夜的印钞机)。 
 

至人在庙街
 
沿街苦恼的神
兜售快步忘记
的乐,社交舞
溜出拖鞋,险
被感染,性的
孤寂以呎论价,
估计不足的性
绕过踩的趾柔。 
  
 
撕雾渡海
 
逝将去女的
鸣禽拂其羽,
中空而收留
一小截地狱
托举羽管。
 
狮子山下,
白日里卸妆
的乐土适彼
革命装修的
生意,粗或
更粗的毛孔。
 
你生于革命。
你生于倒计时
的方式谈论自己,
你生于正确的姿势,
你生于为游向地狱而
修正的彼苍,中空与雾
此唱彼和,你生于中正的
晕海,非此即彼的通行证的
晕海,有效期是雾,捂你的嘴,
你为知彼不知己截下一小截自己。 
 

移忘
 
日与夜的一致,此地向彼地的
乌有之上,乌合的航班提议
乌云破窗,向火与水的一致
提破灯笼,也无政府也无晴。
 
日与夜的不一致,移去台风,
移来乌黑、分别心、乌白马角。
乌托邦生万物,也回收海滩
的万一:烂泥、膝盖与树根。 
 

晨歌
 
镰刀斧头印在玻璃窗的反面:贫穷一面。
天(电视)地(毛毯)人(角色)三才各一而合一;
真(电视)善(毛毯)美(角色)三度自为而自由。
毛毯印得你发痒,毛毯以镰刀斧头之外的方式印花。 
 

高地
 
澜沧江潇潇,吉普车胶胶。
大路分别:当你坠入云南,
明镜何以变更镜像的冒死?
 
寂静在野:苏格兰,麦田
散尽毛发,泥炭脚踵不再
质问茎中镜的应时至枯萎。
 
一团没用的激情,坠入
放弃。盛产鱼类的无聊
的河流由此及彼。彼此监禁戒定慧的放弃
坠入餐馆,提醒我,别在开门时放走暖气。 
 

悲惨世界
 
任何街区:发福的资本主义蔑视反动,也蔑视激进,
发福的铁塔、拱门、转盘、柱像、方尖碑主张和平
但任性地蔑视来客: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任何花瓣。
 
地铁站外,拉雪兹公墓
是一座按时下班的小型
公寓,亡魂的反动按时
并肩激进,平躺着蔑视
来客的黑黄与瘦瘪;蓬皮杜广场
是夏至音乐节失窃案,是语言不通的贼与发福的性
相视大笑的警察,是暖意为电而萦纡而竖直的人间,
是夜半,有人绕过酒水沉入泪水,沉入厨卧合并的
马桶公共的膝盖,有人绕过泪水沉入汗水,卢浮宫
沉入暴雨锁不紧的玻璃暖棚,新桥沉入艺术家旧桥,
达芬奇与戈雅沉入过山车和弹跳车,我沉入你臆想
的尿液,为人间而萦纡而竖直的游乐场淋向栗树的
失禁与胆怯,你沉入我饲养臆想的猪巷,地下的风
掀地上的裙子,为我吹来满脑子屁股而别于圣母院
的排队派对:各种阶梯,各种沉入裙子的审慎向上。
 
欠发福时代来客入古致以益时事,去他的偶然途经
必然,去他的悲惨世界娶他的商品兼售货员,主义
目睹运河、绿桥、手风琴、吉他、人声而不知所云。 
 

珠宝店
 
收藏水灾的车库,
为了贝肉的交通,
为了贝货的交通。
 
下水道又是大理石的止痒:
明知(天上雨)不可为而为之,
暗通(百叶窗)不可为而不为。 
 

大卫内裤
 
神造万物,各从其类。
 
卫生的:橄榄、但丁、美貌、《十日谈》,
不卫生的:泳池、壁画、皮革、脚手架。
 
夜游者揪住整座教堂(不够开放的纤道
拴牢的不愿开放的穹顶,红的绿的白的
大理石的绳子拴不牢的连排木凳),节操
碎一地:粘扯鞋底的爱,粘扯异类的无能。 
 

钟表厂
 
包装时间的工厂,生产
纸和一些指针,纸包住
也许,也许节省的时间
催促指针假装爱的交叠:
向前,原地向前,打转。
 
你那边节省几点?节省
树木的流水线假装抄取
时间的近道:高速公路
推送指针:奇树与偶树:
雨滴的根与电话线的嫩。
 
包装时间的烟树,指正
脚斜撑不住的伞斜、心斜
撑不住的瓦斜,奇树与偶树
斜着流水线的光身,原地生产
指针和一些前进:腿与腿的空转。 
 

为微行于世者设计一座酒店
 
半透明的小的白的
不可能的雪山:困窘的
美求诸并不宽裕的政治,
半透明的小的白的
不交集的肉身各行
不正确的其是,浴盆
搂抱电视泡软的一代,
屁股透支透视的一代。 
 

皮拉图斯山
 
一些,
一些。
 
一些古迹,
一些句子。
 
一些山脊锯断云海,
一些黑暗锯断正午。
 
一些缆车,一些牛铃:
悉心收束黑暗的皮囊
悉心登山,等着他的
铁架是不生锈的十字。
 
一些硬核,
一些十字末梢的蜷缩。
 
一些生命,
一些没有生命的繁星。 
  
 
喜剧
 
夜晚很小,昨天也小。
但丁酒店一夜,床上的
银河隔着后来。波光
安于暂时,安于晃动的
安妥。树冠听从绝对的
召唤,暂时囫囵不动。 
 

废而不旧的轮辐
 
肉食工厂
节余的
修道院:宇宙胯下
卑怯,落日浮而
不沉。
 
每人有份。地平线
回拢大理石的与时
俱失,数柱头的女人
回拢大理石过分的硬。
 
小广场,楚楚衣冠
立于卑怯的百叶窗
立于无所事事。神圣
立于《炼狱篇》拴紧
骑车男人浮沉的脂肪。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