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露易丝·格丽克:寡妇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2-09-07  

露易丝·格丽克:寡妇

柳向阳

我妈在和姨妈打牌,
“猫和老鼠”*,一家人的娱乐,这种游戏
外婆教会了她的每个女儿。

仲夏:出门太热。
今天,姨妈领先;她抓到了好牌。
我妈落后,她的精力一直无法集中。
这个夏天,她还不习惯睡她自己的床。
她去年夏天习惯了睡地板,
没这个麻烦。那时她刚学会睡在那儿
挨着我爸爸:
他奄奄一息;专门一张床。

姨妈寸步不让,并不顾及
我妈的烦心事。
她们就是这么养大的:你靠战斗来表示尊敬。
宽容就是羞辱对手。

每个玩家都是靠左手有一堆牌,手上五张牌。
这种天气还是呆在家里好些,
呆在凉快的地方。
这比其他游戏都好,也比单人游戏好。

外婆早有考虑;早已替女儿们做好准备。
她们手上有牌;她们相互拥有。
她们就不需要更多的友谊。

整个下午,游戏继续但太阳不动。
它只是一直火辣辣地直射,把青草变黄。
一定是这样,对我妈来说。
然后,突然地,有些事情结束了。

姨妈处之已久;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她打得好一些。
她的牌突然就出完了:这也是你想要的,这是目标:最终,
一无所有的那个人获得胜利。

*原文为“刁难和怨恨”(Spite and Malice),是一种双人玩的扑克游戏,又名“猫和老鼠”(Cat and Mouse)。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