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捐赠
主题 : 扬尼斯·里索斯:诗五首
级别: 创始人
0楼  发表于: 2012-08-15  

扬尼斯·里索斯:诗五首

韦白


夏天的悲哀

那个在悬铃树的阴影下爬过去的农民多英俊呀。
围绕着他的是太阳嗡嗡作响的、喘息着的金色的酷热。
他的胸脯赤裸。他的赤脚从卷起的
裤管下伸出来。宽阔的脚底
有着外形精美的雕像般的脚趾。
以及那深肤色的酷男般的神情。

他的妻子,瘦精精的,面露菜色,胸脯上搂着幼儿,
两个小孩牵扯着她褪色的衣裳。
他站起,吮吸着他手臂下的一束木柴,
牵着一个孩子的手,走进
这金色正午的深处。他后面几步远的地方
跟着他皮包骨的妻子。极其悲哀:
没有人告诉他,他是英俊的,他将永远不知道。


花环

你的脸藏在叶子里。
我一片一片地砍掉叶子去接近你。
当我砍下最后一片叶子,你却走了。然后
我用砍下的叶子编了一个花环。我没有任何
可以赠送的人。我把它悬在我的前额。


诗人的空间

黑色的被雕刻过的桌子,两个银烛台,
他的红色的烟斗。他坐着,陷进他的扶手椅里,几乎看不出来了,
并总是背对着窗子。在他巨大而审慎的
眼镜后面,他细细地打量他正在与之交谈的年轻人的一举一动
那年轻人位于光亮处,而他仍然藏在他的文字、
历史和他自己创造的人物之后,远远地
而又不被伤害地,
以戴在他手指上的蓝宝石
那细腻的反光来诱捕其他人的注意力,并彻底地准备好了,
尽情地品味那些愚蠢的年轻人的表情,这时
他们正钦佩地用他们的舌头打湿嘴唇。而他
那狡猾的、贪婪的、肉欲的、巨大的天真,
连同他整个的肉体摇摆于是与不是、欲望与悔改之间,
像一个上帝手中的天平,
从他背后的窗子上发出的光
在他的头顶上加冕了一顶宽恕而圣洁的王冠。
“如果诗歌不能赦免我们”——他对自己低语道——
“那我们就不要希求从任何别的地方获得怜悯。”


希腊场景

他下马,把马系在一棵巨大的桑树下,撒了一泡尿。
马打量着他。他拍打它的脖子。
呃,小崽子,他说。
太阳在柳树间大声地叫唤。
蝉儿正变得茁壮。
无花果树的阴影轰鸣般摔向石块。
一张巨大的帆在梧桐树叶上鼓翼而飞。
马抽搐着它的耳朵,有时是这只,
有时是那只,而在下方
两个年轻的船夫正沿途滚动着那巨大的铁桶。


第三个

他们中的三个人坐在窗边看海。
一个谈着海,一个听着。第三个
既不谈也不听;他沉浸在海的深处;他漂流着。
在玻璃窗格的后面,在纤薄而苍白的蓝色中
他的移动缓慢,清晰。他正在探查一艘沉船。
他敲响废钟去察看,突然
精美的水泡带着轻柔的声音往上升,
“他淹死了吗?”一个问;另一个回答:“他淹死了。”
那第三个从海底无助地望着他们,那眼神
就像望着淹死的人。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