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朵兄”视频号 会员列表
主题 : 唐颖:父亲
级别: 三年级
0楼  发表于: 06-19  

唐颖:父亲

山冈上。被厚厚的暗云
一层一层遮蔽的月亮不知道。
这个人深一脚浅一脚,
跌跌撞撞的不知要往他的地里去,
还是要往他的儿子的家里去?
举着的火把已燃尽,
心里的希望刚刚开始难道又要落下。

这个人是谁啊?
还这么执拗,不肯停歇,
就要翻过一座又一座高山,
淌过一条又一条大河。
走在这些麦子的中间;
走在那些西瓜的边缘;
走在这些豆苗的绿焰中;
走在冷风凌乱的稻谷里。
这个人忘了他自己,
这个人又只有他自己?
这个人穿过河流,便留下一条胳膊?
走过荒野便得到一根拐杖?

在这阒寂无人的山谷,
被一朵虚无缥缈的月光所吸引!
在这摇曳生姿的微光中,
它们倾尽谦卑而令他肃然起敬!
这一刻,他用沉默
在这波浪形的山谷应声起拘谨,
半夜又回到这魅影的虚冷中。

这个人是谁啊?
我怎么不认识他
又这么着急上火地牵挂?
这个人深奥时像沉默的大觉山,
这个人肤浅时像地里干活回来的父亲,
坐在闷热的屋子里抽旱烟?
这个人不能说又不能当饭吃,
就像我多年以后为了儿子的婚事
而半夜下到还未熟透的西瓜地里,
眼瞅着这些滚园的西瓜在稚嫩的月光下
饱含着深情的泪水?
一瓢一瓢的大雨倾盆下来,
我还没有想到应对之策?

昨天已经安排一个西瓜出局了。
这些晚上闪烁着泪花的大眼睛,
它们一起齐刷刷地看着我?
我又能为它们做一些什么铺垫?
儿子自然是着急的。
因为那是他的人生第一场
也是最后一场婚礼!

因为是月夜,因为有凉爽的月光
在地里、树林里走动,我并不感到孤单,
因为有瓜田里这些更大的企盼,
我浑身燥热起来!又渐渐冷静!
我放下白天的事情,
那些令我不安又需谨慎操作的,
在这重重叠叠的虚影里,

我便忘了我自己,
我便学着开始做回我自己!
但是,那束一直被层层叠叠的
暗云包裹着的月光,
它还是那样苛刻、小气、吝啬,
不肯多出来一些,
让那些藏在儿子身边的魅影都无处遁形!

20240619
[ 此帖被唐颖在2024-06-19 10:06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