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元知
主题 : 袁永苹:傻男孩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1-21  

袁永苹:傻男孩




他时常发出呜呜的声音。
隔着楼层板也能够听见。
傻男孩跟着外婆一起生活,
父母四十岁终于要到一个孩子,
却是傻男孩。眼睛深陷在凸起
的额头上,像两颗小纽扣:
那种不发光的普通黑纽扣。
皮肤白得过分,十岁看上去像五岁。
每周去做康复训练,效果显著,
维持能走能跑,但说话只会呜呜。
我们总是遇见,在电梯里或者
在冬季寒风的铁门边。
风带动铁门哐当一声关闭,
傻男孩没有得到特殊的待遇。
他总是急着挤进电梯,
发出一阵阵令人狂躁的单音。
呜呜、哎哎或者噫噫噫。
像是一种异教祷告,或者另一位
俄狄浦斯?当我对着虚空念诵,
他发出那些难听的单音,对着
我们共同的冥府。
嘴唇念呶,此次推举天堂的轻吻,
和人间的痛苦之物,旋转,漂浮
还原到它们的本位。
他的身体正在慢慢长大,
就快装不下他的灵魂。
在万物中,那些需要辨析的事物,
一直埋在地里,承担着上帝的重量,
压低为根茎、脉管,土豆或者燕麦种子……
我知道这世上不只有一种祷告,
光从篇篇念诵中涌出,
黎明的约法里万物轻啼。

2021.1.17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