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牧斯:纪念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6-10  

牧斯:纪念




六月四日夜,邀木朵与我一起陪母亲静听山野的事物。
也只能如此。也谈论它们,它们可以直接回应或辩论。

月光下的静穆,是回应;此起彼伏的夏虫,是辩论。
仔细听是窝在土层的灰蛙,还有就是蝈蝈们的合唱!

母亲一辈子听着,理解着,可能有了更深的容情——
好像它们从来没有被拆分,又似被拆分成最小的一个。

当我们搬两张木椅,在草坪上静静地聆听。身后的芹艾叶上
悄悄地升起了露珠。这也是回应,这是对自身的湿润。

夜空中悲凉地掠过一只白鹭,我不好说它是孤独的,因为
它也是在事物中求和。就像母亲,和我们理解的一样——

我说这附近的山、附近的土、附近的水田本都是我们的。
我们已进入一个菩萨的中心,相当于在他心里向外观望。

又谈到了文法结构、观念现代性,以及这些与事物的关系,
它们在野,可以相互聆听,可以物我聆听,可以有无聆听。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