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须知
主题 : 徐芜城:伦敦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12-03-22  

徐芜城:伦敦



那一夜,伦敦很冷,
站在酒店门口抽烟时,
我被冻得瑟瑟发抖,
抬头看着四周,
我心里暗想,一个伦敦的大诗人
今天还有什么可写?
回到宽大而温暖的床上,
我打开厚厚的《聊斋志异》,
窗外连绵的外国屋顶,
更让我仿佛身在书中的鬼城深处,
它和人间一模一样,甚至更加繁华。
当然,这不过是一些惬意的联想,
使得这本繁体竖排版,
平添了几分超现实意味。
就像一个阿拉伯人、一个印度人,
在异国首都阅读他们的典籍,
他们清楚地知道,
伦敦人不会明白其中的奥妙,
就像我们难以真正领略
狄更斯、王尔德的神韵。
但是,这奇异的感受,
尾随着我整个的伦敦之行,
当我参观古堡、王宫、博物馆,
当我走在雨中的伦敦街头,
甚至走进商店购买礼物之时,
常常隐约觉得,自己仿佛是
一个游历虚幻之境的孤独肉身。
我在伦敦的三个夜晚,
连同在来回的飞机上,
都在重读这本绿布面精装本,
我们再也写不出如此伟大的著作
(阿拉伯人、印度人大概也一样):
在一个富裕豪华的欧洲首都,
一册在手,就可以让本国读者
保有敏感而完整的心灵。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