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于尔根·贝克:以万湖为例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01-26  

于尔根·贝克:以万湖为例

非尔



当然,这些睡莲,任何时候都有
一种宜人的气氛;可这不是
我的教养。后来我们
甚至可以谈论它们,并想到草莓园,
再后来,有了更多的可能。

突然,哪怕一丛灯芯草都有了含义。
湖岸边的那一丛(尽管意义丰盈)
我们并不想谈论它们。没有哪张图片
具有中立的涵义;每个间谍
都在传递图片。我们的沉默根本不起作用。

还有这个意外:经过
电话亭时,有人在不停地投放
硬币,只要还有硬币存在。外面的你 
究竟想和谁说话?或者,你是否
也在等待、计算、想入非非?

再一次,湖岸以下,再一次
可以看到风,灯芯草的动静,
但我们不为所动,就在几米之外
一眼就能看出。与谁说话?当然
没有任何人在场。那么,是谁在描摹睡莲?

换了以前,在任何一个系统中
被当场逮住,我们都不可能存活。
要理解这一点,也并非易事,
就以万湖为例吧,仅仅
以历史的方式,事后处置。

事后,我说:首先,这样
是没有前途的,睡莲的图片,最好
要有点变化,要继续推进,谁与谁说话
又有什么关系?我们就在附近。



*万湖,位于柏林附近,纳粹曾在此召开万湖会议,制定灭绝犹太人计划。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