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张雪萌:车站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11-25  

张雪萌:车站




从未将它视作目的地,尽管
每日的疲惫准时涌入:一个途经的匣子,最好
洁净、不拥挤,细心地备有厕纸
去维系恋情,骑士
去争取生意,成功者
去把脑袋靠在玻璃
发一会儿呆,而不为了什么;沿途植被
匆忙披覆上苍绿,翠绿
南境以南,越发浓酽的涂层。
目的摆动起手脚,催促着
在准点时刻抵达的拥抱
磁铁般吸住彼此,匣子里
两个靠近的发条玩偶。凌晨时分
它停下咀嚼,消化尽体内的蚁群
大理石地面,重又映出吊顶的镁光
钟摆。偶尔尖锐的播报。角落里
那个疲倦如麻袋的工人。
都哪里去了?先生。女士。
先生的女士,至于那位,我们更不曾打量过的
灰鼠一样钻进地铁的父亲。
在我们身后,空荡如遗址,久伫
像世纪尽头传来的,一句嘲讽。只有这匣子
未竟的目的地
消隐着。挥手,外乡的塑料玩具
泪水,必要的寒暄与喊声。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