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罗羽:与老邓在地铁站口的交谈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11-10  

罗羽:与老邓在地铁站口的交谈




你在老家看到的苍耳,和你隔开
河流清澈的观点。所有的
都已盘算好,舍不得丢掉的看法摩擦着
欢喜的形骸,那个有桂花味
的妇女,扔掉图画和镜子
用火车驱走了过去

有谁会懂啊,起头的时候,你的行踪
与那些被庇护的忧苦有过交集
即便只剩下一个人,你也是
那时公共的整体。经过大面积监控
气候变化加剧了扎尕那仙女滩
的极端天气,邻近的湖中岛,白鹈鹕
也面临被淹没的危险。本土戴胜
的声腔晒着太阳,然后就是
对旧病症的无尽怀想。对你来说,问题就搁在
时空的后院,这旁观者的劳累
在稀薄的空气中揭开了两副面具

隐喻从来都是诗人的住所。走吧,昏君捕获
的是目标,而不是疼痛。你知道
一切都太迟,来不及了,在不安中
等待,死亡,众多的死亡
正被伴随者庆祝,而那些被瘟疫感染
和没被感染的家园,经历着荒芜

你一直都清楚,你和罗羽兄弟不是在
一条事实的河岸上生活,而是在
幻河边打着秋千。你听见老杜说,别慌啊
要等着虐政的船帆过去

午后,你的脸色拉得很难看,因为
一个新的预期并不属于这个地方。还敢想
亲人没有粮油的日子吗?醉意
触碰到邻国乡村秘密的短蛇诗,城郊线
陷到了突降的雪里,受罪的模型
已在通讯信号上浇筑
不用说,二流诗人也可以状告他的时代
钟萼木的磨难和雪鸮构成
老的传统,而从一个到另一个显现的原形
给你再多的仪式你都不会相信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