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纳齐·艾布·阿法什:在有阿司匹林之前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10-24  

纳齐·艾布·阿法什:在有阿司匹林之前

王立秋 译



想想痛
像米开朗基罗想受苦的石头那样
想想痛。
想想虫子的无聊——土壤是赤裸
而无助的处女,
爬进它的绝望的通道。
想想植物的悲伤
想想鸟忍受的
种子承受的
被砍下的树枝梦想的。
想想蜗牛的头痛——
(你想过受苦的蜗牛吗?)
想想胆怯的母驴
想想她溢出
第一次做母亲的床的受伤的哭声。
想想在死亡手下眼球
突出,哀求她的兄弟,
屠夫的同情的小母牛。
想想痛。
……
想想这些变成观念之前的痛,
想想变成婚歌之前的音乐的叹息。
想想在历史的镜头前哭泣的阵亡士兵
母亲干涸的泪:
“我为他的死骄傲……”
想想痛。

我不是叫你:哭。
我不是请你参加怜悯的弥撒
我不是求你:为这个或那个祈祷……
但还是想想
尽可能用力地想
尽可能深入地想
想你是蜗牛,鸟,
女人,被砍下的树枝
甚至自己,这个、那个和更多,
想你是受苦的那个
且——许是因为害羞
你不能说:“我苦。”
想你——无助的人——在秘密哀求时
哀求无法从痛中
痊愈的墙、人和偶像
想想“你”,想想痛
注意:痛不只是观念
痛是物质。
痛是元素的记忆。
……
想然后相信你想到的
因为谁知道呢?
也许空气是鸟的伤口的哭声
也许黑暗是岩石的喘息
绿色是植物的心的泪水。


痛。
……
别向任何人,任何物求助
你的哭声不可能被听到
你的手的挥动不可能被看到。
痛的哭声是沉默。
因此……
想想痛。
……
想想(在有阿司匹林之前)
人们用牙齿梦想生活
用绝望的心的哭声治疗死亡的痛的时候:
在有阿司匹林之前
在有语言、文字和仪式之前
在有大问题和大宗教之前
在有“帮我”和“救我”之前
在有“用你的同情减轻我的心的痛苦”之前
在有阿司匹林之前
在有火、鼓和旗帜之前
在垂死水手的瓶子
在死亡的海上漂流的时候
想想那些时代的噩梦
和那些人的哭声
想想弱小、无助、困惑、无言的造物的苦
想想这个和那个
想想这个和那个的痛,
不是像参加惋惜或怜悯的宴会的人那样
而是像为全人类而受苦的人那样
想想痛
你就会发现你伟大祖先的官方语言:神。

2003年7月11日

“Before The Aspirin”, trans. Abed Ismae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