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谭夏阳:仙人掌之殇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10-17  

谭夏阳:仙人掌之殇




它还未感知秋凉。
整个夏天,我都给它浇清水
以调动它自身的小水泵,来对抗
气候的逼热与失衡——
绿色的,循环系统。
在病中,我阅读沃尔科特
关注彼岸的潮汐和热浪淹没一个
废弃的荒岛:煤已挖光。

仿佛地球也病了
需要局部的意志来撑起
它柔弱的躯体——
一尊青铜的奖座,浑身布满了刺,这是
颁给某经济学奖的荆棘与荣耀?
它置身于案头,在旁边
我似乎还应该为它
摆放上一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突然又停电。
缺失的煤炭,如何在暗地里
布局一盘大棋?
如同一道万有引力之虹
限电阴谋论轻易掀起异国超市的
抢购潮,哦,气候——
也是一笔混沌的经济账。

我们皆为肉身,难免被观念所
挟持、割伤,疗伤时日
我看见它在发光。
我甚至邀请它欣赏诗歌和钢琴曲
艺术是沉溺还是拯救
在于时间赋予的效用与应激
它渐渐黯淡下去——
最终像一堆火苗熄灭:坍塌
始于腐烂的根部。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