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谭夏阳:方水池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10-17  

谭夏阳:方水池




希尼在诗中写到了亚麻池
童年的自然主义者
如何被扼杀在布满蛙鸣的池水中。
我的童年与亚麻无关
用来沤肥的长方形水池,十平方米
大小,深约一米,散落在
田野和地堂之间的高地上,盛满
荒芜记忆和野生时间。
像一只被凿穿的木舟,搁浅于荒野
池底野草蔓长,几乎淹没了
同样被弃置的石碌。
雨后夏夜,水池里的牛蛙
叫声比一头牛还要大:“空气中回荡着
密集的低音合唱。”(希尼语)
我们在池边奔跑,在池中跳跃,在不远处的
荆棘丛里捕捉金龟子——
这野蛮的生长:封闭、自由、快乐
我们当然无法想象,多年以后
那秃顶的中年,郁闷而焦虑,彻底丧失了
对星辰和大海的兴致。
而我通常是一个人穿过黄昏
带着自制的天文望远镜来到这里
观测星星——水池和石碌
构成一个凹陷于大地的天文台。
那时晚风清凉,星光嘈杂
周遭的田野和远山围着池子在“咔咔”地
旋动,处身于旷野中心
我突然感到一阵幸福的颤栗
十亿光年之外的星星蜂拥而至
仿佛疯狂繁殖的果蝇
而随之升起的,除了人类的孤独
还有一种难以驾御的神秘
穿过水池的底部
越过云团、雷电和遥远的星系,最终
抵达秩序中的永恒——
他们捣毁了那些水池,而我固执地重建
这座私人遗址,在一首诗中。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