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唐颖:落日(四首)
级别: *
0楼  发表于: 04-16  

唐颖:落日(四首)

落日

落日在我掌中
反复跳荡之后
去了西山精心
布置的金色道场,
佛祖和释迦摩尼
都在那里开设了祭坛。
这烈焰缠身的一粒火焰,
就像冥河边受了委屈的少女
心中跌跌撞撞的小鹿,更像大千
闯进了炼狱的虚空。没人能抵达
那个缥缈的浑圆之圣地,那怕
盗火者普罗米修斯也不能!

与同学游安福大智石刻记

途径一处风化的石刻群,
我就成了那刻石之人。

五百年的历史时光穿越而来,
不过是白驹过隙一瞬尔。

那时“父子四进士”的彭氏荣耀,
早已化作了尘烟散入林中。

今日我们的造访、瞻仰、唏嘘,
必成为诸游记中的速生画。

但是,同学间的友谊、亲和,
亦如这刻石般坚固,质朴。

玫瑰,玫瑰

这来来回回的捕风者,
空手而归却满心欢喜。

谁赋予一个光明世界,
又赶走一个暗者之神。

这盗心贼,花之骄子,
江湖混淆视听的魁手。

当庶民孤独的逆行时,
必有爱情一地鸡毛呀。

愿人间是我们的人间,
而非扎出血来的刺界。

玫瑰,玫瑰

玫瑰花正在春雨中苦苦地等,
等护花使者,不舍枝头。
我却在檐下欣赏这即逝之花,
对面高窗因昨夜狂欢
而停歇的,正倚栅看我。
他们背后是孤单父母,儿女,
爱人或情人。在众多眼睛的
焦虑中,是光阴里声声
切切的死神在呼唤,亦如眼前
这玫瑰花的坠落,即将有被
雨的漩涡卷走的可能?

曾一度引以为傲的爱情之花,
就连凋残也是那么的凄美、
坚挺,不肯低头的硕大花苞,
已褪深红,白色的花瓣,
仿如少女的乳峰,在风雨中
巍巍但仍初心不改。众花环之,
春色满园,要撩的小哥哥可否
敞开了心扉。送玫瑰花最后一程,
我愿意做那一个葬花人,
又不知玫心已属,我为多余。
滴水击花,花枝乱颤。

何时,在我必经之园子,
三朵红玫瑰,她们什么时候
入我相思,也无择日。
一朵前来低头谢罪,仿佛
对不起我,又非要背井离乡。
玫瑰,玫瑰,去向不明,
也许她就是裂隙中的那粒微尘,
玫瑰花的精魂,在哪里哭泣。
或入我热血,春日野穹下,
一支独秀,与裸露的基岩对话。
蓝调,霞光,互映这袁山。

为之动容的晨曦,
垂询着玫瑰。
并为玫瑰花撑起一片晴朗天。
当有第三者闯入园中,
我愿意成为玫瑰花的经幡。
即便枯坐之玫瑰,也极具通灵,
经插花者的手愈发栩栩如生。
亦如这天空之境的颜色,
在风造流苏、雨织苔藓的阶沿,
从容、淡泊、又玷了佛性。

我们活着,是死人的哀思。
玫瑰穿行于有弧度的斗拱门,
给太难的我们送来暗示。
我的现场总是无我而留余香。
看众生皆苦的时候,
玫瑰花的葬礼就有多重要。
暮光中的玫瑰花,
在干净如灰的石阶,一瓣一瓣的。
蓝的,黄的,红的,白如玉的,
庭空无人种玫瑰,雨深鞋净瓜李下。
我一点点的寻,那高杯状的
蓝色玫瑰,莫非去了
与我背道而驰的光阴中?

202104
[ 此帖被唐颖在2021-04-20 22:39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