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牧斯:柿子树
级别: 创办人
0楼  发表于: 2020-11-15  

牧斯:柿子树




一个以前有墓的
陡坡上的柿子红了。
大而红,我采了。
柿子树是怎么长起来的,
这些年没人管它。
以前每年都会斫,
看它不顺眼就斫,故意斫。
柿子树在我们那完全没有地位,
就像我们。但我们觉得它更没地位。
可它每年都疯长,
跟黄荆、芦萁一样。
有时它们仨一起连斫。
柿子树的意义就是没有意义。
只比刀快。比谁的刀快,
这时的刀快还是那时的刀快。
然而,要知道,
它也是生长在苦而贫瘠的土地上,
在墓上。
何种墓,尚在否也不知道。
它可能和我们一样只渴望春天,
不为成材。
描述
快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