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伊丽莎白·毕肖普:海湾(生日作) --]

元知 -> 诗与诗学 -> 伊丽莎白·毕肖普:海湾(生日作)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木朵 2019-12-10 21:43

伊丽莎白·毕肖普:海湾(生日作)

戴玨



像这样低潮的时候,水真是清浅。
白色,破裂的泥灰罗纹凸起,怒视,
船只干燥,木桩干得像火柴。
吸收,而不是被吸收,
海湾里的水不打湿任何东西,
带有气体火焰的色彩,变得尽量低沉。
你能闻到它变成气体;如果你是波德莱尔,
你或许能听到它变成马林巴琴音乐。
赭色的小挖泥船在船坞尽头的水域工作,
已经奏起了生硬的,完全打在弱拍上的梆子。
禽鸟特别大。塘鹅以不必要的猛烈
直撞入这奇特的气体,
在我看来,就像鹤嘴锄,
很少带上来任何成果,
然后以滑稽的推挤姿势飞走。
黑白相间的军舰鸟乘着
无形的气流滑翔,
尾翼张开,恰似曲面上的剪刀,
或绷得像叉骨,直到它们颤抖起来。
邋遢的海绵船不断驶入,
带着猎犬追回猎物时的热心神气,
竖满了跳棒*般的鱼叉和鱼钩,
以绒线球般的海绵为装饰。
顺着船坞有一道镀锌铁丝网,
上面晾着青灰色的鲨鱼尾鳍,
像小犁头一样闪闪发亮,
准备供应给中餐行业。
有些小白船仍然相互
挤压在一起,或侧翻着,撞穿了,
还没有从最近的恶劣风暴中被抢救出来,
    要是还会有人去抢救它们的话,
犹如撕开了,未回复的信件。
旧的应和*被乱扔在海湾各处。
嗒,嗒。挖泥船响着,
带起一嘴滴落的泥灰。
所有无条理的活动继续,
糟糕但快活。
      
*一种游戏,将很多细棒放在一起,游戏者每人每次拣起一根,不得触动其它细棒。
*波德莱尔曾作《应和》(Correspondances)一诗,描述人与自然之间,各种感官之间的感应。


查看完整版本: [-- 伊丽莎白·毕肖普:海湾(生日作)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