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范剑鸣:诗三首 --]

元知 -> 诗与诗学 -> 范剑鸣:诗三首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木朵 2018-07-10 08:04

范剑鸣:诗三首




卖玉米的老人

从田野到街头,老人每天看着它们成长
苞衣帐开,缨穗变红,秆子升到
阳光指定的高度,籽粒吸吮天地间
神秘的元素,只为了在今天的早市上
给菜篮边真诚生活的人
一个成熟饱满的微笑——但是
这个严谨的生活逻辑,被一张大面额的
假钞打断。老人的脸
像剥下的苞衣,空洞而苍白
又像剩余的玉米,重新鼓起岁月的馨香
他挑着担子离去的时候,并没有重温
那些好心人的劝慰。他只是想着
那几根玉米,和那个用假币者
如何在这个收获的时节里平安相处


一个人的生活幻影

每次路过一片山坳,看到那栋废弃的土屋
以及成行的桃李,桐柚,青竹和芭蕉
还有鸣叫的蝉,不息的涧水,奋飞的燕子
我就会想到梭罗的工具:一把刀,一柄斧子
一把铲子,一辆手推车,还有生活必需品
一盏灯,一些文具,几本书——
我在这片荒野勾勒一个人的生活幻影
但我总成为过客。我总比梭罗多几分疑虑
我是不是该成为成全梭罗的人?去山外
创造这些工具,复制这些生活必需品?这些
看似简单的供应,是梭罗身后真正的社会——
每次路过那片山坳的时候,仿佛路过了
梭罗的故园。这是由于我热爱那本书
也赠给了城里的朋友。由于朋友在远方
把我现在的乡村生活当作了瓦尔登湖
由于那本书,让我已经陷入一种生活的幻影


像一把锄头寻找一泓清泉

几场暴雨过后,河湾一片浑浊
可是这几天时间里,乡民依然要去锄地、种菜
要是锄头上沾满了泥巴怎么办?他们
只有两个办法:要么扛回家里,他们的饮用水
来自深山,经过了过滤;要么来自地下
与世上的脏东西有所隔绝。让锄头喝一喝
这些高贵的水,那是迫不得已的事情
当然还可以苟且一些,提着锄头来到江河里
洗不干净又何妨——锄头的干净,真是
一个哲学问题,与乡民历来对生活的认知一样
而这个早晨,我有意外发现:在一块菜地边
乡民提着锄头拨开一泓清泉,顺便把锄头
洗得发亮。这泓清泉在暴雨中短暂浑浊,但
在草木的帮助下很快恢复了平静,透明
——用一把锄头向清泉致敬,这是一个好主意
那锄头与土地反复摩擦,露出的白刃
就像乡民的笑容。这种笑容与泉水、锄头
在山野之中互相表白,真是一种无言的生动
我突然想到小说《耻》,想到戴维•卢里教授
想到他带着弄脏的声誉从开普敦来到农场
寻找一种干净的生活,像一把锄头寻找一泓清泉


查看完整版本: [-- 范剑鸣:诗三首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