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木朵:诗四首 --]

元知 -> 诗与诗学 -> 木朵:诗四首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木朵 2017-04-18 18:58

木朵:诗四首




致牧斯

洪都新村在初升太阳普照之下
醒来,充满活力,呈现而从不隐瞒
生存的正义。即使颓废的凭窗人
也会这么看。更何况,在这个小宇宙里,
还有一位熟悉市场法则的刚毅诗人,
他怜悯迫于生计的小生意人;他在
万籁俱寂或人声鼎沸中取舍。他在
把凭窗人也看成语言的风景。他在
人生低谷时从不怀疑精湛技艺的通用。


映山红

这儿有、别处也应有,两拨精灵
分布于小道的两侧,其中一拨正
被阳光照耀,分外精神,几乎要
变为以假乱真的佳丽;另一拨为
大厦阴影所示爱,催人估算那层
爱意有几个毫米,虽同处一瞬间,
却已放下含饴弄孙的责任。小道
分辨出两个精神空间,可它们本
属于同一的欸乃。外在条件之别
激发从这条小道经过的人的情感,
好像人最先感谢小道的音信,而
不是直接从一种未经中介分成的
视野中兑现景观。花儿摇曳如吻,
花儿静默骄人,与小道合为一体,
隐瞒三者之间无尽的贸易与热望。


蕲艾的劝告

太急于得到一个结果,
得到被人承认这个定论,
几乎毁了他。当他忘记
这个要求而匍匐在大地上
犹如地衣时,就已得到了
承认。承认其实不值一提。
也不宜当作追求的目标。
这一点,应转告像他一样
彷徨于正道中途的诗人。


玩杂耍的男孩

他是公园的一道风景。
一条小蛇在他的指尖滑动,
缠绕手臂、脖子,随时可能
扑面而去;但它似已被它的主人
驯服了——它懂得这是他的一次表演:
他表演的正是人对动物天然的主宰,
在恐惧与征服之后的自信之间,
冷血动物的本性被一种奇怪力量
遏制住了。这不是我的表演——
小蛇会不会这么想,以嫉妒自我折磨?
男孩放下这条貌似温良的无毒小蛇,
又从蛇皮袋取出一条眼镜蛇,
增加表演的惊羡度。并以人机智亲吻到
蛇嘴作为压轴戏。诗人此刻也挤在观众中,
他已连续两个月未曾写一首诗,
于是,藉由玩杂耍的男孩流畅的演出,
他从诗是怎样的演出这个问题出发,
从闲逛者状态回归诗神的舞台。
仅凭作为一位诗人的自我意识再度激发,
在人群中,他气度非凡,光彩照人。


查看完整版本: [-- 木朵:诗四首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5 SP3 Code ©2003-2010 PHPWind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