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木朵
主题 : 唐颖:高人自述(诗六首)
级别: *
0楼  发表于: 04-08  

唐颖:高人自述(诗六首)

高人自述

此刻,他仰视的婆娑树梢上,
一只孤单的月正在荡秋千。
他所不屑的,诸如房子,儿子,
车子,妻子,位子,票子,
在别人眼中的珍贵面子和里子,
都不比这月光实在又虚缈。
所谓高人,他做到了,他真的
做到了。同事的恶语相向,
亲朋的冷眼,甚至眼前这只
荡来荡去的黄月亮,也不怎么
待见他的仰慕和膜拜之心。
他的大儿子已半年不理他了,
上幼儿园的小儿子拒绝他接送,
视为路人的妻子谎话连篇,
老父老母在那边牵挂着,
身为独子的他已无倾诉对象,
惟有老祖宗的《易经》和南怀瑾的
《白话易经》相伴。在这木叶
之下,悲从天上来。看来高人,
也只有在这俗界中还俗了。

灵蝶

我多次化身为灵蝶,
我自以为灵蝶的心是含羞的。

无为之象

静得像刚刚磨砺的镰刀般
闪亮,一两声春鸟的入心,
开悟,从那半是零落
半是系住的木叶下啼转,
我有意戳破这死寂的日常,
涌出来的锋刃言语,
也只能摆摆龙门阵了。
而未曾别开那烦扰和朽锁,
往一条渗人的青石上,
幽灵般飞扬。流浪地球
的光阴也几近被掳走,
待见的威仪和冥思苦想,
也往求生的夹缝中被挤掉,
有记忆的泛红与冷漠,
和求字识文的开拓,亦含着
年初的拥趸和年末的不安。

少女采艾记

艾草从那糯湿的软泥里
欠身而来,未曾想被丽人
掐断而具有某种仙风道骨。
少女携来了她的粉黛,
撒在这苍翠欲滴的水岸。

惜之,眼前翠微含笑。
寸尺之长的艾草沿河堤
延欢,把一江春水压低在
那宛折的裙边。新柳和雏鸟
已安入闺房。初之识得,
奈何弯眉,还好轻雾粘着。

暮光之城,那伟岸已然
坍塌,落寞,取而代之的
时光匆匆,勾勒的速生草梗,
通灵且力透这搁浅
船坞的悲凉。恰此少女的
恬静,亦被诗艺所雕琢。

少女采艾记

三下,两下,双手续满了艾草,
亦如回眸中瞅见了自己的情窦初开。

此渠部非彼岸边,晨曦宠着岫玉,
激流飞越,只身斜坡,独享艾香。

脚下,裙边,一簇一丛,苍翠欲滴,
露珠轻雾,粘粘连连,没入光中。

何苦来哉,只为遇见。专心采撷,
更重相思。少女的祈祷,艾叶的经脉。

也许若干年,他牵着他的小可爱,
她挽着她的爱人,在这白堤上擦肩。

点灯少年

你去橘子洲头,皈依我佛的慈悲。
你又去南岸独酌,常无邪,风吹北?

东京的樱花就不要去看了。杜鹃花
石榴花也快要开了,那个同人哩。

今朝有酒醉今朝,别忘了三十年前,
你还是那个虎虎生风的少年。

少年,少年,你还是那个单纯的少年。
那个没有一丝丝改变却懵懂成就了

荒业的少年,已独享这个洞穴风光,
并放手一搏与野兽派画师共沐爱。

少年,少年,你还是那个可爱少年。
长生殿上与君别的最后一段时光

倏如闪电。云想衣裳,采莲采莲。
你骑白马闯入白马寺中。白马,白马,

无中生有,有中生无,天地乾坤,
神鬼知晓,你还是那个点灯的少年。

202104
[ 此帖被唐颖在2021-04-10 10:32重新编辑 ]
描述
快速回复